78岁的澳洲老外交官被莫里斯保镖”叉”出去了…

澳驻所罗门群岛前外交官称遭莫里森安保“粗暴对待”,莫里森开脱:我没看见他。

曾为国效力的78岁澳大利亚老外交官,无论如何都料想不到,退休了的自己想发挥余热建言献策,竟然有被自家总理的保镖“叉”出去的一天。

据澳大利亚SBS电视台当地时间12日报道,澳驻所罗门群岛(以下简称“所国”)前外交官特雷弗·索菲尔德(Trevor Sofield)愤怒控诉称, 自己试图当面向澳总理莫里森反映政府在处理与所国外交关系时所犯的错误,结果遭到安保人员“粗暴阻拦”。现场视频显示,这个瘦弱的老人家被多名高大壮汉保镖左右夹击,在推搡间还差点摔倒。

这事正发生在莫里森为大选拉票的时候,很快掀起了澳大利亚网民的怒火,“#IHateMorrison”(我讨厌莫里森)标签迅速被刷上该国的推特热门。

另据英媒天空新闻网13日最新消息,莫里森对此开脱称他根本没看见特雷弗,也不知道对方有驻所国的外交工作履历,自己当时只是在遵循安保团队的指示,“他们说我该离开时,我就会离开。”

圈中者为特雷弗·索菲尔德(Trevor Sofield)

综合SBS电视台、悉尼先驱晨报等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事情发生在莫里森12日来到塔斯马尼亚州北部进行的竞选集会上,当时他正为21日即将开始的澳大利亚大选做最后拉票冲刺。见状,特雷弗上前希望与其当面交流澳政府与所国的外交关系问题。

报道称,特雷弗·索菲尔德曾于1982年至1985年担任驻所罗门群岛的高级专员,是澳大利亚在所国的首批代表之一,也是最初制定该国对所国外交策略的人之一,不光经验老到,也对当地情况相当了解。

自从中国和所罗门群岛签订了一份旨在协助后者维持社会治安、保护当地中国侨民,以及为该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和灾害应对的“双边合作框架协议”后,在南太地区搞霸权惯了的澳大利亚和美国就一直将中所两国的合作视为“威胁”,甚至还扬言要对所国采取措施逼其断绝与中国的合作。

但在特雷弗看来,所国做出这个决定, 恰恰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在处理与该国的外交关系上犯了大错——忽视了包括所国在内的一众南太平洋国家希望谋求和平稳定发展的呼声。

然而这位已经退休了的老外交官,还没来得及说出这个看法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他被安保人员严防死守,根本近不了莫里森的身,别提交谈了,后者更是压根连头都没回。

在推搡下,特雷弗差点被路边的石头绊倒

现场视频显示,这个瘦弱的老人家被多名高大壮汉保镖左右夹击,在推搡间还差点摔倒。

特雷弗后来对媒体描述当时的情景称,他才往莫里森的方向走了几步,就被两个高大的男人围住了。对方一把抓住他并将他推开,逼得特雷弗无奈质问道:“我想与总理对话,你推我做什么?我只是想和总理说句话而已。”

 

就这么从室内一路拦到了停车场,特雷弗最后看着扬长而去的车队气愤不已,直接对着现场记者控诉道,莫里森的安保团队如此作为已经近乎于犯罪了,因为事发地是公共区域,他认为这些安保人员不该如此蛮横阻拦他向莫里森反映自己的观点。

特雷弗说:“我对莫里森安保团队的粗暴行径感到非常失望,(刚刚的遭遇)确实让我非常不安。”他强调如今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失去阵地,自己作为曾经的对所国外交战略的制定者之一,能够提供经验和独到见解。

“这应该是一个自由的国家,如果我们的民主就是这个样子,那真是挺可悲的一件事。”澳媒称特雷弗在说这段话时几乎气到发抖,“一个普通公民不能和一个正在拜访选民的总理交谈,这算哪门子的选举,又算哪门子的国家?!”

稍微平复心情后,特雷弗还对现场记者吐露了他对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心声,他直白表示不会再给莫里森和他所代表的自由党投票,因为他们搞砸了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的关系。

特雷弗批评道,澳大利亚过去一直忽视包括所国在内的南太平洋国家的需求,不仅不经常访问这些国家,反而还减少对那里的援助,“外交部长佩恩自2019年以后就没去过了。”他提到,即便澳大利亚在2016年宣布了一个支援该地区国家的大型援助项目,但该项目却来得太晚,而且实际给到各国的也很少。

他还透露称,所国爆发疫情前曾向澳大利亚寻求人员帮助,但遭到了拒绝。了解情况时,澳方负责人当时一句话给特雷弗整得如鲠在喉,对方竟说“我们对帮助那些烦人的小国家不感兴趣,他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最让特雷弗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届政府竟然“无能”到对中所合作完全不知情的地步,“我们事先不知道这一次所罗门群岛发生了什么,以前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由此他认为,澳大利亚应该重新构建与南太平洋国家的关系,要启用完全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援助项目重新设计合作方式,坐下来听取真正了解南太平洋的人的意见。

这件事随即掀起了澳大利亚网民的怒火,相关新闻和“#IHateMorrison”(我讨厌莫里森)的标签迅速被刷上澳大利亚的推特热门趋势,铺天盖地的骂声都在斥责莫里森滥用公权力“欺负”这位老外交官。

另据英媒天空新闻网13日最新消息,当天在墨尔本进行竞选集会活动的莫里森难逃舆论责难,不过他开脱称根本没看见特雷弗,在此之前也不知道对方有驻所国的外交工作履历,声称自己被带离会场只是在遵守安保团队的安全指示,“他们说我该离开时,我就会离开。”

被进一步追问“这是否就是总理对待一个曾为国效力的人的方式”,以及他是否能澄清“安保人员的工作是保护其免受人身危险,还是保护其免受政治尴尬”时,莫里森回避了前外交官遭到不尊重待遇的问题,只一再强调遵守安全规程相当重要,他的安保团队都是专业人士。

随后莫里森在阐述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地区的外交关系时,提到了他与斐济总理姆拜尼马拉马的首次会晤。他称自己向其坦承澳大利亚过去在太平洋的表现像“殖民统治者”,没有尊重太平洋地区的人民,未来他会继续与太平洋国家领导人合作,共同解决国家安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