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印度女孩嫁给一名安徽农民,婚后随夫姓,后来妹妹也远嫁中国

最近查阅了相关资料了解到一组数据非常有意思,在近五年我国民政部发布的《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发现这样一个现象。

从2016年到2020年我国每年依法登记的结婚数量依次为1142.8万对,1063.1万对,1013.9万对,927.3万对和2020年的814.3万对,由此可见每年我国结婚人数在不断减少。

但是根据公报数据每年涉外及华侨登记结婚数量从2016到2020依次为4.1万,4.6万,4.8万,5.2万,5.3万,也就是说,每年外国人嫁到中国来的人数却在不断增加。

近年来很多国人对于与外国女性成家的数量渐渐多了起来,而根据英国路透社在2018年关于各国女性理想伴侣人选的调查中表明,乌克兰女性是最希望嫁到中国的,她们甚至在国内看到华人还会主动送上香吻。

排名第二的就是印度女性,她们对于中国平等包容的婚姻文化非常赞赏,但是从实际数据上来看缅甸越南等地的女性在中国居住最多,印度女性鲜有嫁入中国成家的,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如今生活在安徽亳州的印度女性田玛丫姐妹。

01 向往之地,大国魅力

田玛丫于2012年嫁到了中国安徽省,她的丈夫是田梦冰,来自亳州市蒙城县田家村,田玛丫出生在印度,本名已无从考证,田玛丫是她在婚后跟随夫姓所取得中国名字。

田玛丫的家庭是印度万千底层中的普通人家,田玛丫在家中排名第六,加上印度文化的特殊性,田玛丫的童年时期与很多孩子一样为了生活要承担很多工作。

根据田梦冰的说法两人是在浙江务工时于农贸市场相结识,而田玛丫的家庭压力大,当时印度很多孩子养不起来就会送出去,家里可以得到一笔钱,其实跟卖孩子差不多。

农贸市场

田玛丫还没有成年时就被一个老板带到了缅甸打工,远离家乡的她对于未来的生活一无所知,可是从小田玛丫就从别人的口中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印度女性的社会地位非常低。

而且印度女性结婚需要给男方彩礼,还是很大一笔彩礼,姓氏制度的毒害导致印度家庭中一个男孩子的出生就等于给家里带来了一笔钱,但是一个女孩的出生就等于要给别人一笔钱。

这就导致了很多父母实在养不起会选择把孩子送人或是丢弃,而我们国家的婚姻文化虽然有时候被自己人所调侃甚至唾弃,但是相比很多国家反而会令他们羡慕,田玛丫对于中国的了解就是从这里开始。

而且在印度生活的这些年让她每时每刻都感到巨大的压力,还要防止被歹徒施暴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田玛丫萌生了到中国去的念头。

可是昂贵的费用让她望而止步,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而是寻找机会,终于在2009年中国的一位商人把她从印度的贫民窟中带到了缅甸农场中,虽然仍旧不在中国,但是相比之前离梦想非常接近了。

而我们国家去缅甸的国人非常多,田玛丫以往只能从别人口中了解这个梦想中的国度,这次能有机会亲自和中国人交流她非常看重,恰巧的是田玛丫所在的农场中恰好有一位中国人。

而田玛丫最初的中文就是跟随这个中国人学的,从最初的磕磕绊绊学发音到后来的一些简单用语,用心的田玛丫很多就掌握了很多日常用语,在平时的交流中田玛丫也从中了解了真正的中国是什么样子。

缅甸农场

对于中国的文化,环境和生活,田玛丫决定亲自去体验,她从缅甸离开后去了浙江的一个农贸市场工作,而日常简单的交流对她来说已经不算难题了。

当田玛丫真正看到干净整洁的街道,气势巍峨的大厦和欣欣向荣的景象时,她完全想不到一个国家可以是这样的,因为这些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在缅甸都不容易看到,尤其是城市的洁净度,让她大吃一惊,而她更不知道的是中国的月老也为她的到来送上了一份礼物。

02 地道的“儿媳妇”

那时的田梦冰还是一个刚刚从家乡出来打拼的年轻人,同样选择了去浙江工作的他在农贸市场负责送货,因为一次偶然让他认识了这个异族女孩田玛丫,虽然田玛丫的经历非常成熟。

但是由于她出来得早所以两人还都是花样年华,田梦冰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外国人,但他是第一次见到中国话说得这么好的外国人,因为田玛丫非常想融入中国的环境中所以经常会用闲暇时间学习汉语。

加上她的工作性质需要经常跟不同的人交流,能吃苦又肯下功夫的她很快就能用汉语流利地交流,甚至一些地方的方言也都能听懂,这点倒是给田梦冰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而田玛丫对田梦冰同样如此,虽然她已经被中国文化熏陶了很多年,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着印度女性天生的卑微低下,对于田梦冰的爱意碍于很多因素并不敢直言表达。

我们伟大的农民工人都是天生朴实善良的,田梦冰虽然没有受到过高等教育,但是印在家门家风中的淳朴善良让他吸引着田玛丫,因为在印度很少会有男性用温和平等的语气与女性交流,大部分都是命令式的语言。

虽然在印度很多东西都被视为女性的化身并且被民众膜拜的神都是女性角色,比如印度教中的性力女神萨克蒂,知识女神拉斯瓦蒂和财富女神拉克希米,而且很多宗教仪式都需要一位未出嫁的女性来进行完成。

印度教财富女神拉克希米

但是这并不代表印度女性的身份的提高,反而更多的人会认为女性不过是一种工具,无论是宣扬宗教信仰也好,还是宗教仪式也好,只是一种工具。

而现实生活中更是如此,政治经济社会中印度女性的定位仍然是延续后代和照顾家庭的角色,可是田梦冰用朴实的性格和温和的语气真真正正让田玛丫感受到了平等和包容。

以前她只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过并没有切身感受过,而且中国不同于印度,晚上大街上灯火通明,治安环境世界之最,在这里没有乱丢的垃圾,没有人吃不起饭,没有印度随时都会发生被强暴的危险。

田玛丫住在这里很开心也感到很幸运,她有了爱情,并且想加入中国国籍成为地道的“儿媳妇”,有人会说加入中国国籍很难,的确如此,但是需要的条件田玛丫刚好符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七条明确规定,外国人或者无国籍人愿意自觉遵守中国宪法和法律并且具备以下条件之一的可以申请加入中国国籍,其中第一个条件就是中国人的近亲属,第二是需要定居在中国。

后面就不用说了,田玛丫本来就打算定居在中国而且想嫁给中国人,因为田玛丫从小的生长环境让她勤劳持家,而且对于丈夫非常地顺从,田梦冰跟她在一起后发现只要是家里的事大大小小田玛丫都会安排得非常妥当。

而且田玛丫汉语说得非常好两人不存在交流困难,同样是勤劳朴实的性格让田梦冰认定了田玛丫是一位适合过日子的女性,两人就此走到了一起,而田玛丫也跟随田梦冰一起回到了安徽老家举办了婚礼。

03 印度姐妹生活现状

其实从客观角度来说印度普通家庭的女性最后也会嫁给印度的农民家庭,可是同样农民身份之下中国的农民完全可以算得上有钱人了,而且中国人对待妻子是非常宠爱的。

二人婚后生活非常美好,田玛丫对于现有的物质生活非常满意,也非常懂得感恩和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加上一直吃苦耐劳的性格,二人在村子里盖起了自己的小楼,他们还有了两个非常可爱的“混血儿”。

也是从婚后田玛丫为了跟随夫姓改名为田玛丫,因为父母无法到中国来参加婚礼,田玛丫也会经常给她的家人写信告知在中国的生活,包括她是怎么学包饺子和看春晚节目这些事情都会告诉家人。

田梦冰夫妻和两个孩子

而最开始田梦冰把她带回去时父母还有些不解,但是随着相处过程中父母也发现了田玛丫是个合格的好妻子之后也就同意了,当他们得知田玛丫小时候的经历后更加对这个儿媳妇好了。

这让田玛丫受宠若惊更加感激田梦冰一家人,而这些幸福田玛丫都写到信里写给了她在印度的家人,而田玛丫的妹妹后来改名为田玛琪得知姐姐在中国的生活后非常羡慕,也希望能够嫁到中国来。

田玛丫是实打实从印度底层长大的,她同样也希望妹妹能跟她一样脱离苦海,而且自己虽说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有点举目无亲,如果妹妹能嫁到中国来也是一件好事。

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田梦冰,其实在村子里很多人都认识田梦冰这个外国媳妇,而且从日常中看得出来田玛丫是个贤惠的好媳妇,所以早就有人也希望让田梦冰给他介绍一个。

刚好妹妹田玛琪想到中国来,就这么一来二去,田玛琪也离开了故土来到了中国嫁给了田梦冰的表弟。

田玛丫和妹妹田玛琪

2019年田梦冰的表弟和田玛琪完婚,同年田玛琪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而姐姐田玛丫也拥有两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两家人胜似一家人,哥哥和姐姐,弟弟和妹妹。

田玛丫姐妹如今的生活非常让他们满意,从生活上不缺吃穿,就是家务活也比之前要少很多,而且很多脏活累活田梦冰会亲自干不让妻子动手,这样的幸福感在中国很常见,但是对于田玛丫姐妹们来说非常感激。

当初田玛丫结婚时按照中国的习俗需要有女方代表,可是家人都在印度过不来只好请村里的领导担任,这次田玛丫参加妹妹的婚礼终于可以成为妹妹的女方代表,这让她非常感谢中国。

因为在印度底层女性永远没有成为“代表”的机会。

中国的食材博大精深,到了中国妹妹才发现原来食材的取用和干净程度是从来没有接触到的,无论是姐姐还是妹妹都嫁到了中国,还都有了娘家人。

对于田玛丫来说能够教妹妹包饺子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为食物在印度意味着生存,但是在现代的中国更多的是味蕾上的享受,中国的文化,风景还有习俗都吸引着她们,也弥补了她们心里没有出生在中国的遗憾。

如今的她们跟普通的妇女一样每天做饭洗衣服,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还要提醒外出工作的丈夫今天要买什么回家里,晚上晚饭后还会出去散散步,路上时不时停下来跟邻居说上几句话。

平静安详的日子就是她们渴望的生活了,其实除了印度姐妹还有很多嫁到中国的外国女性都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我们国家实力如今的强大,人民生活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