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经济崩溃,最大债主是中国

1、

斯里兰卡,负债累累

谁也没有想到,当乌克兰的枪声响起之后,首个经济崩溃的国家,竟然是斯里兰卡。

由于经济上高度依赖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游客、出口贸易,导致斯里兰卡在俄乌冲突之后,给原本就在疫情下苦苦挣扎的经济,雪上加霜。

在今年的1月份,还有约2万名俄乌公民前往斯里兰卡旅游,占游客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而俄罗斯更是茶叶出口的第二大市场。

可是枪声一响。这些都化为乌有。

本来在2022年有69亿美元的债务是到期的,可斯里兰卡人往国库里一看,发现整个国家的外汇只有23亿美元,掏空国库都还不了一半的外债。

斯里兰卡这些年来借了不少外债,最大的债主就是咱们中国。

根据斯里兰卡政府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底,斯里兰卡总共欠外债350亿美元,其中欠中国的债务占到10%,也就是35亿美元左右。

还不了钱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的,是国内经济几乎崩溃。

这是斯里兰卡自1948年从英国殖民地独立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经济危机。

斯里兰卡现在已经买不起一些必需的进口产品,比如救生药物、水泥等各方面的物品均严重短缺。

因为没钱买石油,无法为火力发电机供电,从2022年3月30日,宣布全国每天停电13小时。

又停电又没有办法买进口药,斯里兰卡目前的医疗机构也几乎无法运作,因为差不多85%的药品需要从国外供应。

更离谱的是,连买纸张和印刷油墨的钱都没有了。由于国内纸张短缺,原定4月21日起将进行一周的学校考试将无限期延后。

一个国家的经济要崩溃成什么样子,连给学生印刷试卷的纸都买不起……

2、

暴乱不断

国家处于崩盘的边缘

日子过成这样,老百姓们不干了。反正每天也是停电,待在家里没意思,于是纷纷走上街头,开始找政府讨个说法:为什么把经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街上人一多,大家就容易激动,激动起来就要砸东西、放几把火来发泄,于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暴乱开始了。

接连不断的暴乱造成了多人丧生,受伤。斯里兰卡政府宣布无限期宵禁,关闭互联网社交媒体,甚至开始用最严厉的手段来镇压暴动:5月10日,斯里兰卡国防部表示,部队“已奉令对劫掠公共财产和对生命造成伤害者格杀勿论”。

可以说,斯里兰卡现在整个国家都处在崩盘的边缘。

事情闹得这么大,总要有人站出来负责吧?

斯里兰卡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在5月9日,向他的弟弟、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递交了辞呈。数千名示威者试图冲撞其官邸,在大批警力戒护下,马欣达一家才狼狈离开。

这次经济危机可能直接导致现任政府垮台,所以斯里兰卡政府也可以说正在想尽所有的办法,来缓解危机,给民众一个交待。

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开始裁撤一些政府里的家族成员。总统的另外两名兄弟恰马尔・拉贾帕克萨、巴西尔・拉贾帕克萨,还有辞职的总理马欣达的儿子——青年与体育部长纳马勒,都从他们原来所任的内阁要职中退下来。

看来这个政府班子里面拉贾帕克萨家族的人还真不少。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退下来,是不是有点晚呢?这让我想起清末的满族皇室内阁,因为革命军要打进来了,才急忙换上了汉人内阁。

另外,就是向外部求援。

斯里兰卡外交部长G·L·佩里斯表示,斯里兰卡正在积极争取外部援助,孟加拉国已经同意推迟偿还 4.5 亿美元的互换协议,此外还在向中国、日本、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曼和卡塔尔寻求援助。

4月26日,斯里兰卡政府还想出了一个“妙招”,就是即将批准“黄金签证”。只要在当地存入至少10万美元的外国人,将获得在斯里兰卡居留10年的签证,买一套价值7.5万美元以上房子的外国人,可以获得5年的居留签证。

这是跟“欧债危机”中的欧盟各国学的招数啊,只要投资、买房就送绿卡。只不过斯里兰卡的吸引力还真没法跟欧盟相比,这个招数能吸引来的外资很可能也是杯水车薪。

3、

斯里兰卡,何以至此?

“斯里兰卡”本来是“光明富饶的乐土”的意思。这个国家原本有着丰富的资源、温暖的气候,良好的地理位置和近些年来稳定增长的经济,曾被评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岛”。

斯里兰卡最出名的出口物产就是红茶。年产量达2.849亿公斤,是世界上最大的红茶生产基地,茶叶出口额可达10亿美元。

说起斯里兰卡的红茶,还跟咱们中国有很大的关系。在200年前,斯里兰卡还叫做锡兰的时候,这里原本不产茶叶。是英国的“茶叶大盗”从中国窃取了茶叶种子,在印度阿萨姆地区种植红茶。后来锡兰也成了英国殖民地,英国人又在这里开设了大片的茶场,斯里兰卡红茶的历史由此开始。

除了红茶,斯里兰卡还是著名的“宝石之国”,宝石出口排名世界前五,以红宝石、蓝宝石及猫眼最为出名。

那为什么这么一个“光明富饶的乐土”会搞到今天这个样子呢?

只能说,斯里兰卡的抗风险能力太差了。

斯里兰卡借了那么多外债,大多数都是用在基建项目上的。基建项目虽然对一个国家的发展起到关键作用,但想要收回成本和盈利是一件需要漫长时间的事情。

可不巧的是,就在斯里兰卡把借来的钱砸到基建上,还没等到见成效的时候,国际社会上的“黑天鹅”事一件接着一件。

首先是“新冠疫情”。

斯里兰卡的经济很依赖旅游业,往年里都要贡献GDP的5%。可疫情一来,全球旅游业都歇菜。斯里兰卡每年就损失了约40亿美元的旅游业外币流入。还因疫情影响,全球对茶叶出口的需求也随之减少,这让原本不富裕的斯里兰卡雪上加霜。2020年初,GDP负增长3.5%,财政赤字上升到11.1%。

好不容易说疫情最近这段时间稳定了一点,俄乌冲突又爆发了。这个我在前面说过了,就不赘述。

还有一点就是斯里兰卡政府的几次“政策失误”。从2019年11月开始,斯里兰卡政府用印钞方式偿还国内贷款和外国债券。这么大的“放水”,对内导致通货膨胀严重,到2022年12月,通膨率上涨了12.1%。对外导致信用评级下降。斯里兰卡的信用评级在2020年被下调,结果就是赚外汇更难了,本国货币也不断贬值,到最后只能动用现有的外汇去还债,搞到家底掏空。

斯里兰卡,本来外汇储备就底子薄,经过这几次三番的“意外事件”,抗风险能力差这个致命伤就暴露出来了。

一个国家的“国运”,不仅仅是运气,更是常年的积累所致。运者,势也。势之所致,非一朝一夕。这或许就是斯里兰卡的“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