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20年,石油需求顶峰或会到来!届时世界版图将被改变

毫无疑问,石油需求峰值将重新绘制地缘政治版图,届时即便是欧佩克也可能对此无能为力。

欧佩克主要成员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能源部长(Suhail Al-Mazrouei )周三在约旦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

“如果我们继续消费,以我们目前的消费速度,我们离峰值还很远,另一方面,中国也将会带来更多的消费。”

Al-Mazrouei警告称,随着石油需求从新冠疫情中完全恢复,如果在全球范围内还没有更多投资的话,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盟国将无法保证充足的石油供应。

上周,石油输出国组织已同意在夏季的几个月里加大石油的开采量。然而,在7月和8月期间,这种缓慢的供应增长仅占全球需求的0.4%,并且这还是在欧佩克+努力实现其生产目标数月之后。

Al Mazrouei说:

“我们落后了近260万桶/天,这个数量是非常大的。”

即便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有大量闲置产能,也仅足以抵消部分因制裁俄罗斯造成的供应缺口。

Al Mazrouei表示:

“就我们目前可以带来的数量而言,情况并不是很令人鼓舞。”

关于石油需求峰值的讨论由来已久。2020年,英国石油公司在宣布世界已经超过石油需求峰值后,这一断言震惊了全球能源市场。在该公司的2020年能源展望中,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鲁尼(Bernard Looney)承诺,到2030年,英国石油公司将把其可再生能源支出增加20倍,达到每年50亿美元,并且表示不会到新的国家进行石油和天然气勘探。

鉴于英国石油公司一直不懈地追求勘探新的石油站点,而当年它却没有对新的国家进行石油勘探,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公司的这项宣言从一定程度上令人感到震惊。

如今,当许多分析师谈到石油需求峰值时,每当全球需求进入下降阶段时,他们总是会指向那个时间节点,即英国石油公司所说的时间节点,该公司认为这个节点已经出现,并且已经结束,因此,预计石油需求将在当前这个10年内至少下降10%,并在未来20年内至少下降50%。

英国石油公司指出,从历史上看,能源需求与全球经济增长将会同步稳定上升,几乎没有中断。然而,新冠疫情和气候行动的增加可能会永久性地改变一观点。

然而,由于两年多前开始的新冠疫情并没有导致石油需求大幅下降,英国石油公司不得不承认自己观点的错误。

在英国石油公司发布的《2022年能源展望》中,其下调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称到2025年全球GDP将仅比2019年的水平萎缩1.5%,而此前的预测是萎缩2.5%。

英国石油公司指出,该公司此前的悲观前景是在俄乌冲突(另一起黑天鹅事件)发生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俄乌冲突推高了全球能源价格,并在近几个月给俄罗斯油气行业蒙上了不确定的阴影。

可能出现的情景

在其最新报告中,英国石油公司提出了三种情景。这些情景都预测,到2015年左右,石油需求将超过疫情爆发前的水平,然后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第一种情景:这是在最看好石油的情况下,英国石油公司预计原油需求将在2025年上升至1.01亿桶/日,并在2030年持平。此后,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5年回落至9800万桶/天,到2040年回落至9200万桶/天。

第二种情景:这是在最悲观的情景下,该公司认为2025年的需求为9800万桶/天,到2035年仅为7500万桶/天。随着全球表现出向“零碳”(用于应对气候变化的术语,表示抵消碳排放)迈进的雄心,该公司认为,温室气体(GHG)排放必须减少95%。

第三种情景:这种情景被称为“中间路线”,英国石油公司认为世界仍将大体上符合气候目标,但到2025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减少75%。这幅未来图景表明,到2025年,石油需求将达到9600万桶/天,到2035年将达到8500万桶/天。

然而,能源行业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只要油气价格居高不下,石油公司可能就会有余地提高产量,甚至放松气候目标。

去年,埃克森美孚发现自己陷入困境,因为一家名为Engine No.1的小型对冲基金在埃克森董事会中任命了三名董事,目标是推动这家能源巨头减少其碳足迹。得益于贝莱德、先锋集团和道富银行的支持,Engine No.1获得了惊人的胜利,这些公司都投票反对埃克森美孚的领导层。

幸运的是,埃克森美孚最终扭转了局面,让股东站在了自己这一边。上周,埃克森美孚的股东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支持公司的能源转型战略后,埃克森美孚取得了重大胜利。

只有28%的参与者支持Follow This激进组织提交的一项决议,该决议敦促加快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其中一份关于低碳商业规划的报告仅获得了10.5%的支持,而一份关于塑料生产的报告获得了37%的赞成票。

换句话说,只要埃克森美孚继续以股息和回购的形式向股东返还多余的现金,它遗留下来的化石燃料业务似乎仍然是安全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就像其同行一样,美国雪佛龙公司的股东在上周三投票反对了一项要求该公司采用温室气体减排目标的决议,表明支持该公司维持此前采取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

根据该公司披露的初步数据,只有33%的股东投票支持减排提议,与去年61%的股东投票支持类似提议相比,情况发生了急剧转变。

与此同时,Hess公司打破了将多余现金流返还给股东的行业趋势,其宣布了大规模资本支出计划,以此来提高自身的产量。Hess公司宣布了2022年26亿美元的资本支出预算,与此前相比增长了37%,而巴肯(Bakken)的支出增长了75%,达到7.9亿美元。在巴肯地区,Hess计划运行3台钻机,以实现16.8万桶/天的产量目标。

改变版图

在地缘政治情报服务博客上发表的另一份报告中,Crystol Energy首席执行官Carol Nakhle表示,人们的共识是,全球石油消费将在未来20年内达到顶峰,但此后需求不一定会急剧下降。

Nakhle指出,在经合组织国家,石油需求在2005年达到峰值,每天约为5000万桶。而推动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是发展中国家,主要在亚洲(主要是中国和印度——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和中东(以沙特阿拉伯为首,也是世界第六大石油消费国)。事实上,在2009年至2019年期间,几乎全球石油需求的所有增长都是由发展中国家推动的,预计亚洲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成为增长中心。而非经合组织国家则大约占全球石油消费量的54%。

Nakhle说:

“在石油需求达到峰值后,它会在某个点上稳定下来,然后萎缩。在一个不断增长的市场中,每个人都有发展空间。在一个萎缩的市场中,倘若一个国家增加产量,那么另一个国家的供应就会被挤,这通常是由于价格竞争所造成的。在这样的世界里,市场力量将转向消费者。今天他们拼命寻找石油,明天他们将处于更强大的地位。”

她说,一旦全球石油需求达到顶峰并开始下降,产油国之间为了销售更多石油和保住市场份额而展开的竞争将会加剧。在一个停滞或萎缩的市场中,油气生产商将面临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规则。例如,欧佩克削减供应以提高价格的战略,或俄罗斯威胁要削减供应,以摆脱西方对其石油出口的制裁。公平地说,价格上涨会吸引更多的产量,这一点一向如此。然而,在市场萎缩的情况下,这将迫使价格走低,任何故意减产以提高价格的尝试只会适得其反。最终,消费者将占领优势地位。

声明:本文版权归金十数据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商业机构、网站、公司及个人禁止转载或再利用文中信息,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