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俄烏戰場上,就在烏軍發動赫爾松大反攻的同時,烏軍突然在哈爾科夫東部發動反擊。烏克蘭這一舉動,直接打了俄軍一個措手不及。

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在7月以後,烏軍開始利用海馬斯打擊第聶伯河橋樑孤立赫爾松城。為了守住赫爾松州,同時保障赫爾松-扎波羅熱州公投得以順利進行。俄軍開始陸續將在伊久姆地區的主力抽調到赫爾松前線,截至現在,在南線俄軍達到66個戰鬥群10萬軍隊。

這樣一來,難免導致俄羅斯顧此失彼。伊久姆地區俄軍力量非常淡薄,現在在赫爾松前線打陣地戰的俄軍傘兵,就是原來是踞守在伊久姆的俄軍部隊。

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現在烏克蘭的戰術十分明顯,同時從兩路出擊:一路突向伊久姆北面,一路直撲伊久姆方向。據了解大約9000多名烏軍在巴拉克利亞-庫比揚斯克一線發動攻勢。在這場戰事中,烏軍出動了兩大王牌第93機械化旅和第1特種作戰旅第一天就直接抵達哈爾科夫重鎮巴拉克利亞郊區。

由於巴拉克利亞屬於俄軍後方區域,所以當地只有四五百名俄羅斯特警薩馬拉、巴什基爾快速反應部隊。根據俄羅斯記者葉夫根尼·波杜布尼轉發的消息表示,這幾百名俄羅斯特警已經堅持戰鬥24小時,更有甚者薩馬拉分隊還發布了訣別電。俄軍增援部隊在溫壓彈火箭炮支援下正在拼命打開烏軍包圍圈,準備增援巴拉克利亞。

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從地理位置上來說,烏軍出現在巴拉克利亞就會對伊久姆地區俄軍核心後勤樞紐庫皮揚斯克形成威脅。從4月18日開始,俄軍重點進攻對象就是以庫皮揚斯克為核心後勤樞紐,從伊久姆地區向南進攻,目標是頓巴斯烏軍核心陣地斯拉維揚斯克雙子城。

而現在,近5個月過去了,俄軍還沒有摸到頓巴斯烏軍核心陣地斯拉維揚斯克雙子城的外圍區域。烏軍已經開始準備襲擊庫皮揚斯克後勤樞紐了。

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說起來,烏軍司令扎盧日內確實是一個名將,這一次烏軍的戰略欺騙很成功。在 6-7月初,俄軍在頓巴斯地區依靠強大的火力和集中主力節節勝利,奪取了波帕斯納,紅利曼,北頓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等四座重鎮。

當時,整個頓巴斯地區都有崩潰的危險,無論烏軍投入多少預備隊進入,都會被俄軍主力消滅在頓巴斯的大熔爐當中。對於俄軍而言,頓巴斯占有天然的地理優勢:頓巴斯背靠俄羅斯鐵路直達前線戰場,俄軍彈藥下火車距離戰場就只有幾十公里。加之俄軍全部主力集結在頓巴斯戰場,在這裡俄軍可以完全發揮火力,彈藥,後勤和兵力優勢。

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在這種情況下,扎盧日內並不去硬碰硬,沒有向頓巴斯增派援軍,而是利用戰略欺騙調動了俄軍,轉移了俄軍進攻方向。扎盧日內通過所謂的反攻赫爾松,遠程打擊克里米亞俄軍目標。誘導俄軍在7月把主力調動到了不利於防禦,而且後勤困難的赫爾松地區。同時,烏軍海馬斯切斷第聶伯河上的所有橋樑,將赫爾松城2萬俄軍主力孤立出來。

近期,扎盧日內又在赫爾松州北面進行反攻,在進一步吸引俄軍注意力以後,烏軍在伊久姆方向突然發動反攻俄軍只有少量國民近衛軍和特警防禦。面對烏克蘭的詭計,俄軍根本無法阻擋,烏軍快速前進多達10-20公里威脅伊久姆俄軍後勤基地。

總感覺,烏克蘭這幾個月一直宣稱的赫爾松大反攻就是一場戰略欺騙行動。就是要把俄軍調動出來,按照烏克蘭設計的節奏走。現在的俄軍從7月初的集中在頓巴斯地區狹小戰場,已經變成了西到第聶伯河西岸的赫爾松城,北到哈爾科夫東部的1000多公里戰線上,俄軍被極大分散了。

烏軍兩大王牌出其不意,直插俄軍後勤線:俄特警封堵缺口死戰不退

烏軍這種戰術的核心是,通過到處撒胡椒麵來發現對手的薄弱環節,調動對手。最終在關鍵時刻投入預備隊一錘定音。現在,就看烏軍啥時候投入預備隊了,同時,也看正宗蘇聯陸軍傳人大師兄俄軍怎麼打一場防守反擊了,這也是當年蘇聯陸軍的拿手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