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緊急為中美關系“排雷”,沙利文急見國會領袖,施壓對華鷹派

9月9日,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参议院外委会预定于9月14号审理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联合制定的《2022台湾关系法案》提案。该法案提及了近年来几乎所有的美国涉台法案,意图重构美国对台政策,并且该法案还涉及多项践踏中国主权的内容,包括宣称“支持台湾自决权”、“同台湾建立非北约重要盟友关系”以及允许在美国公开展示“台独”旗帜、地图等物品。此外,《2022台湾关系法案》还将进一步加强美台军事合作,并对台湾地区提供45亿美元的安全援助以及建立更高级别的美台军事机制。

假如该法案通过,将会在外交、经济、军事等几乎全部领域提升美国和台湾的关系,形同美国支持台湾“独立”,会彻底引爆中美关系,进而出现新一轮台海危机。据美媒报道,在美国国会参议院重启审议该议案之前,美国总统国安顾问沙利文在9月7日与美国国会领袖就该法案展开会谈,他认为虽然该法案的“一些元素涉及我们如何加强对台湾的安全援助,还有其他元素让我们有些担忧。”

沙利文表示,他将和国会议员讨论这部法案,但是拒绝透露细节,因为“部分条文令人担心”。媒体称,沙利文是首位公开表达立场的美国资深官员,沙利文的言论凸显了拜登政府在寻求保持平衡,一方面寻求支持台湾,另一方面又试图压制美国国会中两党对华鹰派立场。这已经能看出白宫和国会在涉台问题上的分歧。白宫担心的是,新法案中的对台“45亿美元的安全援助”是由美国政府提供资金,属于政府行为,这和以前的性质大不相同。若是该法案通过,则标志着美国彻底违背了在中美联合公报中承诺的“一中原则”,这会导致美国无法在台海问题上利用舆论来攻击中国,进而丧失国际舆论高地,而佩洛西窜到台湾已经导致中美之间开始全面对抗,若是新法案通过,那么两国就会面临“摊牌”的风险。

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对此提出了警告,他认为美国对台政策呈现国会激进、白宫保守,双方恐对“台湾政策法”持不同意见,称若无法达成共识,将继续向台湾、中国大陆及美国人民传达矛盾讯号。结合此番沙利文的表态,证实白宫和国会两方对“台湾政策法”存在分歧。

而外媒在报道这项讨论的内幕时提及“拜登担忧这部法案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并且这和拜登涉台的“模糊政策”相抵触,白宫方面担心触怒中国,因而准备游说民主党参议院届时对《台湾关系法案》审议踩刹车。现在外界普遍认为美国参议院外委会原本打算在8月3日对该提案举行表决,但是因为佩洛西为了党内私利强行窜访台湾引发了中国大陆的强烈反应,拜登政府担心会造成事态升级于是紧急叫停了该进程。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也在8月参加的视频会议上对拜登政府提出了警告,他认为新法案会进一步刺激到中国,因此要重新审视是否能够真正保障台湾安全和“是否影响中美战略关系稳定”。

事实上,中美之间自民主党二号人物佩洛西窜访台湾后已经不存在战略信任了,美国对此也心知肚明。如果真的担心触怒中国的话,就不会在单方面挑起台海危机后加速通过《芯片法案》和打造所谓的“民主芯片联盟”进行对华芯片战。中国是美国头号战略竞争对手也是美国两党共识,不然也不会让共和党、民主党的对华鹰派牵头联合抛出挑战中国底线和“一中原则”的所谓《台湾关系法案》来试探中国底线。

而美国近年来的一系列单方面行为让台海局势更加严峻,也让中美关系更加恶化,所以白宫担心“其他元素”会彻底激怒大陆,迫使武力收复台湾,这样会让美国丧失在台海问题上的主动权。如果中国收复台湾,那么美国大半个世纪来精心打造的第一岛链就会不攻自破,这意味着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略失败了一半,这可能会加速美国的衰落。所以美国政府只想在台湾问题上牟利而不是真正激怒中国。正因如此,新法案潜藏着巨大风险。

拜登政府明显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佩洛西窜访台湾后紧急叫停该法案,并且游说民主党参议院在即将到来的新法案审议环节上阻止该法案通过,这说明拜登也在紧急为中美关系排雷,为过度升温的中美紧张关系踩刹车。美国都担心,更别说成天宣称自己“不求战”的台湾民进党当局了,在这个紧要档口,台湾陆委会站出来呼吁“以和平方式化解两岸分歧”,强调台当局不会“升温军事对抗”,并指出维护台海和平两岸是“共同责任”。

但是美国统治阶层的分裂态势愈发明显,简单来说拜登政府难以管制其他人。美国对华鹰派就试图将俄乌战争中围剿俄罗斯的经验套用到台湾问题上。在9月6日的大西洋理事会会议上,美国鹰派人物海诺特中将认为,俄乌战争的经验表明,以地制空的门槛远比以空制地低的多,而在台海,美国可以做到双方都无法获得制空权、制海权和信息权,中国大陆永远无法获得军事胜利的先决条件,美国只需要在“我们对手的家门口”维持一只这样的军队就能让中国“永远无法为武统做准备”。他还强调俄乌战争验证了后勤的重要性,俄罗斯为如此激烈的战争提供后勤是困难的,“如果中国攻击台湾,那么美国会全力攻击解放军的弹药保障后勤系统”,并且认为美国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他还希望中国能够认识并考虑到“穿越海峡作战的困难”。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这位中将的一厢情愿,中国通过岛链建设在离海岸线更远的南海设立了强大的防御体系,就连美国的《南海军力调查报告》也不得不承认战争下美军无法在南海取得优势,更别说几乎直面我国漫长海岸线的台海了。

但是,我们也要明白,随着中美战略竞争的加剧,美国国内已经有越来越强烈的声音呼吁美国试图改变台湾现状,拜登试图压制对华鹰派的激进行为,并且做出了正确反应。其效果有待观察。如果新法案真的成功突破,中国反击的力度一定会远远超过佩洛西窜访台湾事件,届时美国政府将承担所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