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时代!歼-35“一机四型”成海空主力,量产超千架是否够用?

去年10月29日,国产歼-35在经过多年技术验证和迭代后成功首飞,实现了外界对国产隐身舰载机的多年期待。在首飞之后,歼-35的试飞进展也异常神速,在不到9个月的时间后,就已经有三架原型机露面。其中,最新曝光的“350003”号原型机,无论机身涂装还是关键细节,已经非常接近量产型号,以至于美国The Drive网站撰文表示:“这架舰载机光洁的令人难以置信”。鉴于中航工业已经在歼-20的发展过程中,积累了足够的技术基础,歼-35目前的试飞进程也非常顺利,未来量产并服役已经没有多少障碍。虽然从现有细节分析,歼-35的性能可圈可点,但有关其最终量产规模的问题,也引发了外界的热烈讨论。

最新形态的歼-35

按照之前沈飞副总设计师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的消息,用作航母舰载机仅仅是歼-35最基础、最急需的发展方向。在基本满足海军需求后,还将衍生供空军使用的陆基型号、类似歼-20S的双座型号,甚至是对外销售的出口型号,首开国产战斗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机四型”格局。相比于歼-7、歼-10、歼-11,歼-35等,在系列改型广度、深度上开创了国产战斗机的新局面。更重要的是,这条道路并不仅仅在理论上可行,作为在海军舰载机领域发展数十年的海上力量,美国海军舰载机由海上岸、再对外出口的情形早有先例。

歼-35“一机四型”发展道路得到普遍认可

1958年5月,由美国麦克唐纳公司(已被波音公司收购)设计的F-4战斗机完成首飞,这是一款竞标美国海军重型防空舰载机的二代战斗机。由于方案出色,且设计团队技术雄厚,F-4在1961年正式交付美国海军使用,首批正式生产型号F-4B共生产了约650架。很快,美国空军也发现了F-4的出色之处,因此很快与麦克唐纳公司接触,希望后者能在海军舰载型的基础上发展陆基型号。由于同代舰载机的技术要求往往高于陆基型号,因此陆基型F-4C的开发很快结束,并在1963年5月开始量产,最终生产了超过580架。

书写传奇的F-4“鬼怪”战斗机

在此之后,F-4C又衍生出了F-4D、F-4E等供美国空军使用的改进型号,其中F-4D总数超过820架,F-4E更是高达1350架,是F-4系列战斗机中数量最多的亚型。相比之下,美国海军仅仅在F-4B基础上,发展出F-4J改进型号,生产数量不过520余架。换句话说,加上各类亚型后,舰载版F-4大约生产了1200架,而陆基版则生产了超过2800架,并且F-4还向英国、日本、西班牙、以色列、德国等国家和地区大量出口,总计生产了约5200架。据统计,F-4舰载型:陆基型:出口型比例大致为1:3:1。

航母上的F-4舰载战斗机

由于F-4的表现过于出色,美国海军之后发展的F-14、F/A-18等主力舰载机,也试图延续F-4的辉煌,在完成上舰验证后,纷纷推出陆基型号以获得更多订单。不过,美国空军在F-4之后就不再装备美国海军主导的舰载机型号,F-14、F/A-18只能在出口市场上寻找机会。其中,F-14作为全球第一款三代机,与AIM-154“不死鸟”的组合,拥有了130千米外拦截苏联海上大型侦查机、轰炸机的能力。但在这一优势之外,F-14的应用领域实在过于狭小,与美国空军主导的F-15系列有明显差距。因此,除了在竞争伊朗空军订单时,通过使用特殊手段赢得胜利外,声名远扬的F-14并没有更多的出口成绩。

威名赫赫F-14最终被“小弟”F/A-18取代

相比之下,F/A-18的技术原型,可以追述到与YF-16竞争美国空军订单的YF-17,一开始是作为辅助F-14的中型舰载机执行“打杂”任务。但早期貌不惊人的F/A-18,不仅凭借多用途优势获得了澳大利亚、西班牙、加拿大等国家的青睐,成功出口陆基型号,而且从最早期的F/A-18A/B一路发展到F/A-18E/F,至今仍然是美国海军的绝对主力。就目前来说,美国海军已经前后装备过1800余架舰载版F/A-18,而出口数量大致在430架左右,再加上衍生的100余架EA-18G电子战机,F/A-18的舰载型:出口型:电子战型的比例大致为16:4:1。

歼-35的外形更加协调匀称

近年美国航空工业最新发展的F-35,则是在立项之初就明确了陆基型、舰载型、垂直起降型、出口型并列发展的模式,其中空军装备的陆基型最早服役,后三种紧随其后。截止目前,F-35总共获得3503架订单,其中陆基型F-35A高达1763架,舰载型F-35C为340架(其中80架属于美国海军陆战队),垂直起降型F-35B是353架,出口型1047架(未来还会增加)。算起来,陆基型:舰载型:垂直起降型:出口型的比例大约为4:1:1:3。

从上述三款美制舰载机不同型号的装备数量可以看出,不同时代的战斗机面临的内外环境差异很大,各个亚型的分布也没有可比之处,即使是定位、应用领域和歼-35最接近的F-35,各个亚型的规模也注定与歼-35完全不同。不过,在部分情况下,美国海军舰载机的发展道路仍然值得参考。

F-35的产量庞大

中国海军显然是歼-35的第一个用户,但当前的航母数量大大限制了歼-35舰载型的装备规模。鉴于美国海军F-35C+F/A-18E/F的组合,与我国未来歼-35+歼-15的配置非常相似,那么美国为保证11艘航母运转而装备的340架F-35C(约合每艘航母30架),可以作为参照。假设到2040年我国海军能将航母数量扩展到6艘,那么歼-35舰载型的装备数量,大致在200架左右(考虑到早期试验型号)。在海军之后,一直以重型歼-20为主力的空军,也将开始装备歼-35以扩充规模。不过,在歼-20持续生产的情况下,再按照F-35A与F-35C的数据,来推算我国空军装备的陆基型歼-35就不太合理(F-35A数量多是因为F-22A已经停产)。

歼-20与歼-35将形成奇妙的“互动”

以当时在美国海军、陆军中都担当主力的F-4战斗机数据估算,可能会更加合理。换句话说,我国空军装备的陆基型歼-35,应该能达到600架左右。事实上,目前在我国定位与歼-35陆基型相似的歼-10战斗机,其在空军以及海军陆基航空兵部队中的总装备数量,大致就在600架左右(包括双座教练型歼-10S)。歼-35大致能够以1:1完成替换,或者顺应我国空军的发展步伐略有增长,都是比较合理的。至于歼-35的对外出口型号,鉴于目前我国战斗机在全球的认可度仍然受到各种因素影响,那么沿用F-4亚型的出口数据,将其估算为200架。

歼-10的定位与陆基型歼-35非常相似

至于歼-35双座型数量,相对难以估算。因为目前歼-20S的具体应用仍然是个谜团,或许会有电子战、无人机指挥、对地/对海攻击等不同用途。而不同应用领域之间的差距极大。比如说,美国空军在F-15D战斗机基础上,推出的双座对地/对海攻击型F-15E,实际上成为F-15系列后期的唯一型号,自用和出口总数量超过1000架。而在F/A-18基础上发展的EA-18G,则是专攻电子战领域的特种辅助型号,总生产数量不到120架。鉴于目前对双座隐身战斗机具体应用的猜测,依然以辅助居多,那么不妨就先以F/A-18与EA-18G的数量比例估算,即海空军总计装备的歼-35双座型数量,也在200架左右。

歼-35舰载型飞掠航母CG

综合估算,未来国产歼-35中型隐身战斗机的总生产规模,大致可达1200架左右,其中1000架装备我国海军和空军。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无法与F-35高达3500架的规模相比,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国航空工业之前数十年的出口,奠定了广阔的市场基础,为F-35销往这些购买国打开了大门,而我国在这方面显然无法与之相比。事实上,相比于对外出口多年,至今也只获得巴基斯坦36架订单的歼-10,如果能够实现这个出口规模,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突破。

出口巴基斯坦的歼-10CE

更重要的是,在歼-35之外,我国还有歼-20这款真正的主力隐身战斗机,按照同时代重型:中型战斗机数量大约1:1的经验来看,歼-20基础型加上双座型的总装备规模,大致也能达到800架左右。这与我国空军和海军陆基航空兵装备总计装备700多架重型“侧卫”的情况基本相当,也符合歼-20发展领先歼-35多年的现状。在这种情况下,我国海空军未来或将达成800架歼-20+1000架歼-35的总装备规模,用以应对美国军队180架F-22A+2400架F-35。鉴于后者还需要全球部署,以维护其全球“利益”,歼-20、歼-35的装备数量已经完全足够。

大量列装的歼-20足以彻底改变周边局势

中航工业的初步成熟,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完成歼-7批量生产、歼-8初步完善,以及歼-7对外出口之后,但相比于当时美苏等国家开启三代机时代的情况相比,依然明显落后。幸运的是,随着苏联解体,曾经被苏联空军视为珍宝的苏-27进入我国空军服役,中航工业在此基础上成功进行仿制,而且在同一阶段完成了歼-10的研发,最终形成了歼-10、歼-11/16并立的局面。不过,这两者由于早期发展时间上的差异,使得歼-11/歼-16系列重型机的规模,居然超过了数量应该更多的歼-10中型机,后期更是出现了歼-10B这款三代半和歼-11B单一空优型号同期发展的尴尬情况。不过,相信上述种种问题和遗憾,都将随着歼-20的歼-35的出现而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