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奇迹!欧盟官员:中国军费20年增速是欧盟的30倍、美国的10倍

近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了欧盟专员蒂埃里·布雷顿,在一次欧盟内部会议上的发言,其中提到“20年间欧盟国防费用增加20%,美国是60%,俄罗斯是300%,中国是600%。”这种有明显倾向性的描述,如果是放在过去,那么几乎可以毫无疑问地认为,又是欧美在宣传上对中俄的又一次抹黑和诬蔑。然而,在当下这个特殊局势,尤其是整个欧洲都由于俄乌战事而能源价格高涨的情况下,不免就有一些别样的味道。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相关报道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蒂埃里在发言中提到的数据,正像西方之前在许多次宣传中的表现一样,实际上是不准确的。具体来说,在2021年美国国防费用第一次超过8000亿美元,达到史无前例的8010亿美元,而其在2001年的国防费用为3105亿美元,增幅超过155%。欧盟整体的数据难以统计,但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传统欧洲强国的国防费用增幅均超过100%,不存在只增长20%的情况。不过,俄罗斯的国防开支在20年间也有极大增长,从2001年的73亿美元到2021年的659亿美元,涨幅超过800%。而中国国防开支则是从2001年的约174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2090亿美元,涨幅约1100%。

▲美国军费开支常年占据世界榜首

没错,当这位欧盟官员发言时,并未意识到其实中国和俄罗斯在这20年中,国防开支的增长速度其实是超过其所猜测的“600%”、“300%”。而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在这种程度的增幅下,中国国防开支占GDP比例,仍然处于一个非常惊人的低位。具体来说,中国国防开支占GDP比例,在1996年达到历史性的最低点——1.01%,之后占比逐渐上升,到2007年达到历史性高位——1.44%,然后又逐渐下降,并长期在1.2%-1.3%之间浮动,而2021年国防开支占GDP比例为1.27%。相比之下,美国国防开支看似增幅不大,但2021年占GDP比例为3.5%,英国为2.2%,法国是1.9%,德国是1.3%,意大利为1.5%。

▲对于国防费用支出低带来的意义,中国有着清晰感受

可见美国国防开支占比处于绝对高位,而中国则处于明显的低位,背后则是一个有些老生常谈的话题,即我国早年国防开支绝对数额偏低,即使近年有较大涨幅,受益于经济水平的飞速发展,实际上绝对数值相比于经济发展水平仍然不高。但另一个经常被忽视的事情是,我国国防开支占比虽然不高,但在多次对抗域外大国的任务中,均完成了维护国家利益,保证经济发展良好环境的任务。而在欧洲主要国家中,其军费开支虽然绝大部分也低于2%的红线,但却并没有完成类似的任务,这是有本质性区别的。

▲仍然在继续服役的歼-7战斗机

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这是苏联解体后在欧洲爆发的第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其对西欧的最直接影响,是数以万亿计美元受到近在咫尺的战争威胁流向美国。因为当时正值欧元成型,因此又被戏称是欧盟向美国支付的“印花税”。而从军事上来说,美国在二战后就对传统欧洲提供了安全承诺,并通过驻军的方式予以保证,而欧洲则以经济补偿作为回报,即使在苏联解体后,这个安全承诺也仍然是继续存在的。因此,欧洲国家鉴于苏联解体放松了军事发展,实际上就是将国防安全维系在美国的安全承诺上。这种做法造就了欧洲30年来的军费低增幅、低比例以及社会高福利,但当俄乌战事爆发后,欧洲才发现美国政府的安全承诺,实际上是以美国利益为基础的。

▲美国虽然在科索沃战争中损失一架F-117A,但其他收益巨大

俄乌战事是海湾战争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一场武装冲突,其对整个欧洲经济的破坏是不言而喻的,欧洲在能源困境下恍然发现,原来军备建设是如此重要。最终以德国宣布增加1000亿欧元重整军备为标志,欧洲大多数国家均掀起了数十年未见的军事发展高潮,这与1996年之后中国国防建设被提到之前未有的高度,道理是一样的。因此,从2022年开始,欧洲的国防开支将会出现非常明显的增幅,实际上就是欧洲意识到无法同时做到,军费低比例和保证国家安全的情况下,选择优先实现后者。而类似蒂埃里的这种发言,也将会越来越多,毕竟在军费大幅增长的情况下,为民众勾勒一个军事上的对手以降低阻力,并不是什么罕见的操作。

▲德国率先开启了重整军备的步伐

顺带提一句,相比于冷战结束后承平日久、习惯享受的欧洲,东亚则以军事竞争激烈著称。像朝鲜半岛上的韩国,其2021年国防费用开支占GDP比例就高达2.8%(印度为2.7%),明显超出2.0%的红线。而日本的军事开支占GDP比例虽然只有1.1%,但鉴于其境内密布的美国海空军军事基地(日本也得到了美国的安全承诺),一般认为其他部分只是通过另一种方式支出。事实上,军费低占比和高军事威慑力,本就是很难同时做到的事情,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发展常年居于世界顶端,同时经济体量又非常惊人的国家,才堪称奇迹地做到了这一点,其他国家想要效仿是非常困难的。

▲部署在日本横须贺的美国海军“里根”号航母

总的来说,在2022年2月下旬爆发的俄乌战事,实际上已经彻底改变了世界局势,原本在冷战结束后的30年中,许多国家都已经适应的环境已经在这种冲击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欧洲作为当下受冲击最严重的区域,日后的反弹也将最为剧烈,由此引发的连带反应究竟会向哪一个方向发展,其实还很难说。但值得庆幸的是,国内在20多年前就已经亲身体验了类似的糟糕局势,并在之后坚持不懈地大力发展国防力量,能够在这种变化中游刃有余。最重要的是,这种军事发展一直是控制在能力范围之内,为意外情况留下了很大余量,无论新冲击会以怎样的形式波及,国内都有相当大的余力去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