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拜登現在最頭疼的問題,一場超級風暴就要來了!

毫無疑問,這是拜登現在最頭疼的問題,一場超級大風暴馬上就要來了。

這還不是指共和黨和民主黨的纏鬥,不是特朗普和拜登政府的撕咬,而是美國鐵路工人已忍無可忍,一場全國性大罷工迫在眉睫。

這將是美國「30年一見」的鐵路大罷工。

上一次美國全國性鐵路罷工,還是在1992年。按照當時的老布什政府的估算,罷工每天給美國造成了10億美元的損失,罷工最終持續了3日。

但30年過去了,損失肯定不會只有每天10億美元;而且,這次3天能解決問題嗎?

看美國媒體分析,如果美國再發生全國性鐵路大罷工,那意味着7000多列火車將停運,波及3.4萬公里鐵路路段,美國國內30%貨物運輸將陷入停頓,每天的經濟損失,至少在20億美元。

20億可能還只是初步的,更關鍵的是,罷工將進一步加劇商品短缺,導致製造業大範圍停工,以及大規模的失業。

很簡單,在美國,沒有鐵路貨運,煉油廠就不可能產出現在這麼多的汽油量,那意味着美國油價還要暴漲,美國人更加怨聲載道。

還有,如果鐵路貨運中斷,很多汽車廠商缺乏零配件,那意味着很多汽車廠要停工。當然,停工的,肯定不止汽車廠了。

這對美國的供應鏈來說,毫無疑問是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用美國商會主席克拉克(Suzanne Clark)的話說, 這將導致美國「一場經濟災難」,「屆時貨物的流動將被凍結、貨架將會處於清空、工作場所將被關閉,家庭和商業都會面臨價格激增的問題——但這恰恰有可能在不到四天的時間內發生。」

大企業倒霉,小企業更在發抖。

看小企業組織負責人寫給國會的一封公開信就警告,美國小企業已經受到供應鏈和疫情的嚴重衝擊, 「我們無法再承受另一起供應鏈陷入混亂的破壞性經濟事件」,鐵路停運的代價太高昂,甚至對很多小企業來說,「是不可逆的」。

如果罷工時間久拖不決,那更是無邊的黑暗。

事實上, 作為大罷工的前奏,從9月15日開始,所有美國鐵路長途運輸都已停止。

誰惹惱了美國鐵路工人?

通脹!

美國40年來最嚴重的通脹,讓美國鐵路工人的腰包大幅縮水,為了增加收入,鐵路工人要求大幅提高工資。按照初步的協議,一些工人的工資將增加14%甚至更多。

但錢還只是問題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則是工作條件。

工會表示,鐵路資本方賺得盆滿缽滿,但工人隊伍卻不斷壓縮,當前工程師和售票員部門人員短缺,工會成員每周7天就必須隨叫隨到,即便是在沒有工作安排的日子也要等着調度,這讓他們無法忍受。

工會這次誓不罷休,資本家則拒絕讓步。

拜登很頭疼。

要知道,工會一直是民主黨的支持者,拜登更自詡是「美鐵喬」(Amtrak Joe),承諾要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親勞工、最支持工會、最支持工人的總統」。

但現在,工人不滿,後院起火了。

很簡單,如果真的全國性鐵路大罷工,美國的通脹還會進一步推高,那結果就是一場經濟危機,隨之而來的,就是民主黨的選情危機。

畢竟,現在拜登是總統,民主黨是執政黨,將經濟搞得一團糟,民主黨非徹底輸掉中期選舉不可。

如果說普京現在最頭疼的,是烏克蘭的戰事;那拜登現在最寢食難安的,就是鐵路工人的罷工。

怎麼辦?

那就阻止鐵路工人罷工。

此前的7月,美國鐵路工人就醞釀大罷工,拜登緊急介入,利用法律賦予總統的行政權力,迫使工會和資本家進入60天的「冷靜期」。但 到9月16日凌晨,60天大限到期,如果還達不成協議,那罷工就是板上釘釘了。

所以,最近幾天,拜登不停地開會,與勞資雙方會談,不停地打電話,敦促各方各退一步,千萬別罷工。

考慮到美國政治的現實,拜登也在作萬一的考慮,如果鐵路工人真罷工了,美國怎麼利用公路、港口和水路,來抵消所造成的任何損失。

到那時,也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最後,怎麼看吧?

粗淺三點吧。

第一,這是真打拜登的臉啊。

最喜歡坐火車的總統,最支持工會的總統,現在,鐵路工人要大罷工了,總統拜登似乎也束手無策,真夠諷刺的。這也是美國社會撕裂的一個表現,通脹更加劇了美國的撕裂,拜登也是一籌莫展啊。

第二,根子是西方的頑疾。

坦率地說,美國鐵路工人待遇不高嗎?也不是的,相對其他工人,我覺得,待遇還算可以。但關鍵是,資本家賺得更多,但涉及自身利益,他們不願輕易妥協。那就罷工吧。所以,在不少西方國家,類似頑疾導致罷工三天兩頭發生。這種街頭鬥爭,真有利於自身權益、國家利益嗎?你自己說吧。

第三,我們也要做好萬全準備。

畢竟,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供應鏈如果真垮掉,不可避免對世界經濟帶來嚴重衝擊。反正,全球化時代,不管美國怎麼切割,美國如果真變成世界經濟最大破壞者,中國肯定還會遭受池魚之殃。我們也必須對此做好萬全準備。

哦,也不僅僅是美國,一大早 看新聞,英國港口工人月底也要大罷工了。

折騰吧,就盡情折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