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能源出口重心轉向,但增加對中國的供氣量 不是想加就能加

俄羅斯副總理亞歷山大·諾瓦克日前表示,一條通往中國的新天然氣管道 「西伯利亞力量2號」,將取代被廢棄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中俄會很快簽署相關建設協議。諾瓦克指出,該管道在建成後,每年可以向中國輸送約500 億立方米天然氣,而目前已停運的「北溪1號」天然氣管道,每年向歐洲輸送的天然氣也就在550億立方米左右。

(俄羅斯副總理亞歷山大·諾瓦克)

有人可能會問,這是否意味着原本通過「北溪1號」運往歐洲的天然氣,未來將由中國負責接盤呢?這裡先說答案:至少在5年以內,中國不太可能接盤這些天然氣,而這也是俄羅斯調整能源出口戰略過程中面臨的最大問題。

目前俄羅斯90%的天然氣產量,都集中在西伯利亞的西部地區,這裡有許多蘇聯時期就已經開發的大型氣田,比如位於秋明的烏連戈伊(Urengoy)氣田、位於亞馬爾的納德姆(Nadym)氣田以及楊堡(Yamburg)氣田。

這些氣田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地理位置上比較靠近歐洲,因此俄羅斯向歐洲出口的天然氣大多也來源於此。但在「北溪1號」「北溪2號」完全停擺,途徑烏克蘭的天然氣管道也只剩下一條的情況下,這些氣田目前就陷入了「有氣卻沒人買」的尷尬情況。

而中俄之間的「西伯利亞力量2號」管道如果建成,確實能很大緩解這一情況。按照規劃,原計劃供應「北溪2號」的納德姆氣田,以及途徑烏克蘭向歐洲供氣的烏連戈伊氣田,都將通過「西伯利亞力量2號」管道轉向中國輸氣。

但問題在於,「西伯利亞力量2號」預計最早也得在2024年才能開工,如果參照「西伯利亞力量1號」的建造速度,其通氣時間恐怕要等到2030年左右,而在此之前,俄羅斯只能幹瞪眼。

那麼問題又來了:既然中俄之間的「西伯利亞力量1號」已經建成了,那為什麼不用這條管道呢?

答案在於距離。從地理位置上來看,「西伯利亞力量1號」起點在東西伯利亞地區,途徑遠東,最後把天然氣輸送進我國東北地區。因此在設計之初,俄羅斯就把這條管線的天然氣源地放在了西伯利亞東部,分別是位於雅庫特的恰楊金氣田(Chayandinskoye)和伊爾庫茨克的科維克金氣田(Kovyktinskoye),後者預計將在今年年底前投入商業開採,產量預計每年可達200億立方米,這也是俄羅斯方面不斷給「西伯利亞力量1號」加量的底氣。

(「西伯利亞力量1號」管道路線圖)

實際上,俄羅斯是否要開發一塊天然氣田,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附近是否有規劃好的天然氣管道。「西伯利亞力量1號」的建設,也帶動了俄羅斯東部地區的天然氣開發。俄羅斯的經濟本來就不景氣,這些油田所在的地方政府未來10年、20年的財政收入,很大程度依賴對中國的天然氣出口,現在這些新油田的產能尚未完全挖掘,他們怎麼可能讓西邊的老油田來分蛋糕?

總結下來,這些原本要通過「北溪1號」運往歐洲的天然氣,基本不可能從「西伯利亞力量1號」運往中國,只能等2024年才開工的2號管道。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論是「西伯利亞力量」1號還是2號,這兩條管道的規劃早已完成,諾瓦克口中的「每年向中國輸氣500億立方米」,是在2019年就寫在方案里的,並非為了填補「北溪1號」的空缺。而「北溪1號」在停運後,其供給氣田的大部分產能只能在芬蘭灣,也就是「北溪1號」的起點,進行再加工,轉化為液化天然氣後再賣給非西方國家。

而雖然俄羅斯方面稱中俄之間的天然氣管道將「替代」通往歐洲的管道,但與其說是「替代」,不如說是「止損」。向中國轉移天然氣產能,早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後,就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一方面,俄羅斯不想再讓烏克蘭每年賺取大量的過路費了;另一方面,普京恐怕在那時就已經想好了與歐洲徹底決裂的後果,提前做好了最壞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