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曾被大力吹捧的“美國模式”,崩了?

在1996年时,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成为了全美第一个开启毒品大麻“合法化”浪潮的地方,站在了全世界大麻“合法化”的前沿。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不仅美国有19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所在的哥伦比亚特区,都通过了类似的法案,全世界也有一批国家陆续通过了大麻“合法化”的法律。而加州更是在2016年进一步通过立法,令这种先前仅被允许医用的毒品彻底成为了与香烟一样的存在,可以被人们随意吸食。

结果,就连中国国内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希望学习这种“美国模式”的声音。

然而,美国《洛杉矶时报》最近刊发的系列深度调查却发现,在加州这个大麻“合法化”浪潮的诞生地,“合法化”并没有像政客和支持大麻的利益群体所吹嘘的那样解决了当地围绕这种毒品的违法犯罪问题,反而是让违法情况更严重了——甚至严重到了加州从未见过的地步!

鉴于《洛杉矶时报》的这篇题为“合法的大麻、破碎的承诺”的深度报道内容相当长,耿直哥在这里仅简要为大家概括一下文章里的主要内容。

该报发现,大麻“合法化”并没有令非法的大麻种植和交易消失,反而给这些法律允许范围外的行为提供了一个伪装的途径,令这种灰色或非法的大麻种植得到了更为疯狂的发展。

比如,文章提到,早在1996年加州通过医用大麻合法化的法律后,一些先前非法种植大麻的人就通过伪造医学证明和钻法律对于大麻种植数量限制的空子,迅速培育起了一个庞大的灰色大麻市场,并在加州一些原本发展木材产业的地方买下或租下了大片土地,用于种植大麻。

(截图来自《洛杉矶时报》的报道,下同)(截图来自《洛杉矶时报》的报道,下同)

而在2016年大麻的医用限制被解除后,更宽松的刑罚以及更低的违法成本令这些灰色或非法的大麻种植中心不仅更加泛滥,甚至已经占据了加州从山区到林场在内的多个乡野地区,种植大麻的温室更是多到成千上万。这些大麻自然也不是只给加州本地用,还会输出到其他地方,包括大麻没有合法的地方。

而且,由于这些大麻种植中心本身的灰色或非法性质,黑帮组织以及枪支和暴力问题也伴随而来,抢地盘和火并时有发生,导致附近居民持续生活在恐惧之中,有的人甚至不敢回家。就连《洛杉矶时报》的记者在调查过程中都遭到了暴力威胁,车子被袭击。

另外,这些种植中心不仅会大量榨干当地的水源,还会使用违规的有毒药剂去应对诸如鼠害和虫害,进一步加剧了对环境和附近居民的危害。

更严重的是,这些灰色和非法大麻种植中心的泛滥,令其所在的乡野地区有限的警力根本没有办法去挨个查抄那些违法的产业,能被顾及的只有其中很小一部分,而且警方能抓到的只不过是在种植中心赚辛苦钱的工人,而不是那些使用虚假身份或通过代理人操控这些种植中心的责任人——有的人甚至躲在海外。

在警察走后,这些非法的种植中心还往往能“死灰复燃”。

有警方人员就打比方说,这就好比用一把厨房刀去对付一个庞大的军团。

值得注意的是,《洛杉矶时报》在讲到这里时还提到,有些操盘这些非法种植中心的人是来中国的中国公民。

此外,大麻种植中心里对工人的剥削是一种“常态”,比如每天工作14小时、薪资极低且没保障,而且工作环境不仅脏乱差甚至相当“致命”,一氧化碳中毒乃至死亡的事情时有发生。

而在市场方面,这些灰色和非法大麻种植中心的泛滥,还令加州那些“合法”的大麻产业失去了市场,因为需要遵守一系列法律规定的后者在价格上,根本无法与违法成本极低的前者竞争。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洛杉矶时报》认为,出现上述这些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加州政府只想着税收和许多纸面上的好处,但没有意识到大麻合法化所存在的很多现实问题,比如当你讲一个利润极大的黑色产业合法化、大大降低违法成本后,原本占据该黑色产业的本土以及海外的犯罪团伙或不良投机者,自然会趁机而入。

目前,《洛杉矶时报》的报道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不少关注。耿直哥还通过检索发现,该报揭露的这些情况在美国其他一些大麻合法化的地方也有所存在,当地的非法大麻产业都没有因为大麻的合法化而消失,并被其他媒体报道过。

但尴尬的是,不少大麻的支持者或利益群体却并不认可《洛杉矶时报》的报道,认为这是烟草、酿酒业和制药业付费制作的“反大麻”的宣传文。这些人还认为解决该报提出的这些大麻非法种植问题最好的方式,就是进一步解除法律对大麻的约束,甚至全美国都解除限制,让所有人都能种大麻,就能把违法者都挤出市场了。

话说,上一次耿直哥见到类似逻辑的言论,好像是酒桌上有人和我说,你喝酒胃疼是因为你酒喝得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