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如果没有这场残酷惨烈的保卫战,德军很可能进军莫斯科了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面对一马平川的东欧平原,以装甲集群为开路先锋的北方、中央、南方三个方向的德军集团军群利用“闪击战”的战术,进展非常迅速。

在纳粹德国进攻苏联的三股力量中,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人数最多、实力最强,推进的速度也最快。整整3个集团军:第3、第4和第10集团军,已经在明斯克西部陷入了德军的重重包围。在占领明斯克后,中央集团军群的两个拳头部队,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和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将歼灭包围圈内苏军的任务交给了步兵部队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朝他们下一个战略目标—斯摩棱斯克扑去。斯摩棱斯克防线

斯摩棱斯克,是苏联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位于东欧平原中心腹地,第聂伯河上游,是河港和铁路枢纽,也是苏联西部重要的工业城市和军事战略要地。距离苏联首都莫斯科360公里,是莫斯科西部的门户。

1941年的斯摩棱斯克是一个大约有15万居民的城市,该市被第聂伯河分割成两个部分,2/3在河的南部,包括了大部分是居民区和商业区的老城,其余1/3在河的北部,主要是工厂区。南北城区由架设在第聂伯河上的数座桥梁连接。

此时对苏联来讲,形势万分危急。斯摩棱斯克作为通往莫斯科道路上最后的一个重要据点,无论如何苏军都必须捍卫,以为莫斯科组织防御以及后续苏军战略反攻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行进中的德军

为此,苏联最高统帅部紧急抽调苏第16、19、20、21、22集团军以及预备的第24、28集团军补充给已经是空壳的的西方方面军,新任的西方方面军司令铁木辛哥元帅开始以斯摩棱斯克为中心布置防线,以抵挡德军迅猛的攻势。

在斯摩棱斯克防线的左翼是第21集团军,右翼是第22集团军,正面防御的是第20集团军,在它的附近是第19和第16集团军,纵深后方的防御由预备的第24、第28集团军共19个师负责。

对抗德军的钳形攻势

在7月份的第一个星期,苏军的防线还没来得及完成部署,古德里安和霍特的第2和第3装甲集群就已经出现在面前。7月6日至7月11日,苏德双方爆发了一场坦克大战,大战结果是苏第5和第7机械化军被击溃后撤退,第2和第3装甲集群绕过第20集团军正面防御,从两翼迂回过去,继续迅速以斯摩棱斯克为目标挺近,一个巨大的钳形攻势已经形成了。

霍特

以斯摩棱斯克为中心,北面的“钳子”由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组成,该集群由南往北的部署为第20摩托化师、第7装甲师、第12装甲师、900“李尔”装甲旅和第20装甲师。

南面的“钳子”由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构成,在斯摩棱斯克往南依次为第29摩托化师、第18装甲师、第17装甲师、党卫军“帝国”师、“大德意志”团、第10装甲师以及师长是著名的莫德尔将军的第3装甲师。

7月13日,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的第29摩托化师距离斯摩棱斯克市仅仅18公里。7月16日,第29摩托化师攻占了斯摩棱斯克市的南部,为阻止德军继续推进,防守的苏军被迫炸毁了第聂伯河上的桥梁,暂时切断了斯摩棱斯克市南北城区的陆上交通。古德里安

在北部的工厂区,苏第16集团军第46、第152两个不满员的师和原属于第19集团军的129步兵师以及工厂工人组成的两三个民兵团组成了抗击德军的最初力量,在卢金将军的指挥下,利用工厂建筑物,在一天之内建立起了防线。

17日和18日这两天战斗的残酷程度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到18日的夜晚,卢金和他的第16集团军仍然坚守着第聂伯河北岸的工厂区,一步未退。而德第18装甲师仅剩下12辆能战斗的坦克,几乎被打光,不得不撤回休整。第17装甲师接替它继续投入战斗。

当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在斯摩棱斯克市南部的攻势被遏制的时候,在斯摩棱斯克市的北边,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已经从第聂伯河的上游渡河成功,正以第7装甲师和第20摩托化师为先锋,逼近了斯摩棱斯克市的后方。阻击这股敌人的重任落在了7月17日才到达斯摩棱斯克市的罗科索夫斯基身上,能够给他的兵力却只有2个不满员的师:第38步兵师和101坦克师,后者有包括7辆KV-2重型坦克在内的约80辆坦克以及第240重榴弹炮团。

这点兵力实在是太少了,但已经是铁木辛哥能够给予罗科索夫斯基的全部了。罗科索夫斯基没有抱怨,而是一边派人收集那些被打散的苏军散兵游勇,补充进部队,另一边将上级派来的十几位刚从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年轻军官组成了自己的参谋部。仅仅过了一天的准备时间,7月18日,刚接任指挥的罗科索夫斯基和他的部队,便遭遇了南下的德军第7装甲师、第20摩托化师全部和第20装甲师一部分,双方立刻展开激烈的战斗。罗科索夫斯基

比较起来,无论是兵力还是坦克数量,罗科索夫斯基都处于劣势,只能防守。自从在乌克兰第一次与德军装甲部队交过手后,罗科索夫斯基就一直在琢磨如何破解德军的“闪击战术”。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罗科索夫斯基迅速的在德军前进的路线上,组建了一条呈纵深形状的防御地带。在这个防御地带里,他巧妙地接合炮兵和步兵火力,组建了以反坦克中心为基础的防御工事。同时,为了更加灵活的战斗,用他手中的80辆坦克作为机动部队,随时策应和支援防线上任何受到威胁的薄弱地带。这是苏军第一次采用这种战术,后来经过调整和发展,这种战术在历次战役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7月18日至24日,罗科索夫斯基和他所指挥的部队充分利用了这个有效的战术,打退了德军的所有进攻并发动了反击。战斗中的苏联士兵

就这样,由于卢金往下压,罗科索夫斯基在其后,用力往上顶,使得德军在斯摩棱斯克实行钳形攻势的这把“钳子”迟迟无法合拢,形成僵局,德军无法按预期的那样及时的关闭斯摩棱斯克的包围圈。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博克元帅悲叹到:“我们在斯摩棱斯克构筑了一个口袋,但这个口袋上有个我们无法合拢的大洞。”

博克元帅

斯摩棱斯克的陷落

另一个方向上,德国的步兵和重炮部队很快地消灭了明斯克地区的苏军后,快速向东前进,已于7月20日左右,抵达了斯摩棱斯克地区。防线正面的苏第20集团军面临的压力陡然剧增。

7月21日,西方方面军司令铁木辛哥元帅发动了一次大反攻,旨在粉碎斯摩棱斯克市南北两端德国装甲集群的钳形攻势,打破对斯摩棱斯克的包围。可惜的是,这次大反攻没能达成目的,战至24日和25日,苏军的攻势逐渐减弱,苏军在两翼的反击基本上被遏制住了。铁木辛哥

于是,德军司令博克抓住战机,下令加强攻势,从正面压缩苏第20集团军的防御。与此同时,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集群奉命以第29摩托化师、第17装甲师和党卫军“帝国”师再一次从南向北进攻斯摩棱斯克市,而霍特的第3装甲集群的第7装甲师和第20摩托化师则同时向南进攻。

7月30日,第20摩托化师和第17装甲师终于成功会师,从而将苏第20、19和16集团军全部装入了斯摩棱斯克的口袋之中。

7月31日,卢金奉命率领包围圈内的苏军开始突围,罗科索夫斯基担任起保障突围部队侧翼安全的任务。这次,他得到了10辆KV和几个炮兵营的支援。面对德第7和第12装甲师的一次又一次进攻,罗科索夫斯基依靠仅有的这些装备和为数不多的步兵,成功的进行了反击,迫使第7装甲师退回到发起攻势位置的原点。有力的支援了卢金部队的突围行动,总计有10多万苏军回到了自己的防线。卢金

8月4日,斯摩棱斯克地区的战场暂时安静了下来。

对战争进程的影响

德军经过血与火的苦战后,终于占领了斯摩棱斯克,与以往轻松取胜所不同的是,这场战役是战争爆发以来苏德两军第一次硬碰硬的较量。虽然苏军丢掉了斯摩棱斯克并伤亡几十万人,但由于苏军的顽强抵抗,大大延缓了德军逼近莫斯科的时间,并极大的消耗了德军,此战过后,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中装甲部队减员50%,步兵部队减员20%,不得不停下来,休整补充一段时间。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斯摩棱斯克战役迫使希特勒改变了战略方向:先解决两翼的苏军,再进攻莫斯科。战役还未完全结束,就抽调了部分精锐的装甲部队分别北上加入列宁格勒战役和南下参加基辅战役,这就削弱了进攻莫斯科德军的力量,成为后来攻占莫斯科失败的原因之一。苏联炮兵

另一方面,以罗科索夫斯基、卢金为代表的一批才能出众的苏联将领开始在这场战役中崭露头角,他们麾下的兵力十分有限,却给德军造成不小的麻烦,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战绩,这让在战争初期一直处于黑暗的苏联军民看到了希望,士气大振。

在以后的岁月里,在如罗科索夫斯基这些优秀将领的带领和鼓舞下,苏军越战越勇,德军却节节败退,胜利的天平最终倾向了苏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