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富商曹兴诚,扬言捐款30亿新台币对付解放军,此人什么来头?

2022年8月,佩洛西突然窜访台湾使得台海地区再起波澜。

随后,解放军在台海地区展开了一系列军事演练,来警告台独和国外势力,台湾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然而就在解放军在台海军事演练的时候,台湾富商曹兴诚却称,将捐出30亿台币(约合1亿美元)来“对抗”解放军。

祖国统一势不可挡,曹兴诚在此时冒天下之大不违,此人是谁?

从“曹操后人”到“曹公公”

或许是真的喜欢三国,曹兴诚总是以曹操后代自居。

也不知道曹兴诚的根据在哪里。

从籍贯上看,曹兴诚与曹操的关系甚远。他祖籍是山东济宁,而曹操是沛国谯县人。沛国谯县,就是今天的安徽亳州,与山东济宁有一段距离。

虽然网上有爆出山东境内有曹操后人存在的新闻,但曹兴诚本人到底是不是曹操后人还很难判断。

虽然曹兴诚与曹操的宗亲关系不可考究,但他在某种程度上也与曹操有相像之处。

曹操曾因父亲是宦官曹腾的养子而在勋贵中备受排挤,但他还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一代枭雄。

而曹兴诚在逆境中也是保持了一种相对积极的态度。

曹兴诚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母的收入不高,要养活一家子着实不容易。他只能带着全家人蜗居在一间破旧的小房子中。

除了自己外,曹兴诚还有六个兄弟姐妹。

到了读书的年纪,曹兴诚就来到教育资源较好的台北求学。

由于家境实在不算好,曹兴诚只能在学校旁边租住一个小小的铁皮屋,这铁皮屋不仅又小又破,而且还隔音不好。

曹兴诚住的地方环境也很嘈杂,周围住户也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这样的生活环境十分不利于学习。

但曹兴诚还是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保持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后来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台湾大学电机系,大学毕业后,曹兴诚又成为了台湾交通大学管理学院的硕士研究生。

能在嘈杂贫穷的环境中奋斗到这一步,曹兴诚性格中是有坚毅一面的。

他的这种性格特质也在他日后的工作中起到了作用。

有学历的加持,曹兴诚顺利地在1974年加入了工程院电子研究所,由于工作能力突出,他很快就成为了电子所的副所长。

工程院电子所的工作经历让曹兴诚得以接触最先进的技术,他在七十年代末就参与到了美国的RCA移转芯片技术。他也在与美国的接触中早早地认识到了半导体。

1982年,工程院电子研究所牵头成立了联华电子公司,当时任电子研究所副所长的曹兴诚就被调去做了联华电子公司的副总经理。

这一年,他只有三十三岁。

自此以后,曹兴诚的名字就和联华电子公司,与半导体和晶圆代工牢牢结合在了一起。

曹兴诚刚刚接手联华电子公司的时候,外界一致地唱衰,因为当时的主流舆论都认为台湾尚没有能力加入半导体的制造中。

但曹兴诚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坚定地要带领联华电子在半导体行业中杀出一条血路。

要完成这个目标,人才是必不可少的。

曹兴诚想到了自己的老东家电子研究所,那里有一大批高科技人才,他非常看好这些人,希望能和自己一起加入到联华电子中。

不过,这样的期望注定会碰壁,因为电子研究所一个公家单位怎么看都要比联华电子公司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要发展半导体的私人公司强。

曹兴诚明白这一点,他在努力后也就只能带走一小部分原电子研究所的员工。

而对这些抛弃了稳定工作,追随自己创业的人,曹兴诚十分看重,也给了他们丰厚的报酬。

在利益分配上,曹兴诚秉持着“二八原则”,就是将公司百分之八十的利润分配给能创造利益的那百分之二十的员工。

这样的分配方式对剩下的那百分之八十的员工来说显得不那么公平,但在曹兴诚的眼里,这种方式是最为合适的。

用高利益绑住了人才后,曹兴诚也的确是充分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联华电子也在新兴的半导体行业里杀出了一条血路。

20世纪末,曹兴诚很看好晶圆代工项目,但这个项目一直把持在台积电的手中,其他公司很难从中分一杯羹 。

曹兴诚就仔细分析局势,他在了解到台积电因预售定金已经引起了客户的不满时,他就补足这个空子,吸收了在台积电碰壁的那些客户。

此外,曹兴诚还以“种树”的手法发展公司。

这颗“树”的树干就是联华电子,树枝就是从联华电子中衍生出的子公司,曹兴诚非常鼓励下属出去开新公司,这些公司涉及与母公司相关的领域。

这些子公司会弥补母公司的不足,也会有与母公司相似的业务,等到这些子公司壮大后,它们有了利润也会反过来回报给母公司。

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联华电子的抗风险能力极大提升,规模也日益庞大。

二十多年下来,联华电子公司已经长成了一颗规模宏大的“参天大树”。最终长成能与台积电一较高下的高科技公司。

这些操作都让曹兴诚的谋略暴露在了大众视野下。

很多联华电子内部的员工给他赠送了一个外号“曹公公”,这个外号与他自认的祖宗曹操相去甚远。

很多人都以为他会因此而生气,但曹兴诚没有,他在被叫“曹公公”的时候还能配合着开两句玩笑。

一个人能反复提起自己是“曹操后人”,这至少可以表明他是十分欣赏曹操的,而曹操能在乱世之中稳定局势,成就一番伟业,靠的也就是谋略。

而谋略如果说不好听一点,就是“奸”,而这个词语也经常会被用来形容“公公”。

曹兴诚愿意将这些标签贴在自己的身上,说明他并不回避“奸”这个字,甚至还会因此而洋洋得意。

而这个字,也贯穿了他接下来的人生。

曹兴诚的“枭雄梦”

曹兴诚的“奸”集中表现在他对国家的态度上。

早先年,他看准了大陆的晶圆代工市场,积极部署,在大陆赚得盆满钵满,使得联电节节高升,自己也身价倍增。

那时的他对大陆的态度极为友善,哪怕是受到台湾当局的排挤也在所不惜。

陈水扁执政时期,曹兴诚就因支持统一而遭受排挤,他被各种官司搞得心烦意乱,最后不得不辞去联华电子公司的实际管理职务,只担任了一个虚职。

汶川地震时,曹兴诚将自己六千七百五十万港币拍下的“清乾隆御制料胎彩画西洋母子图笔筒”折价六千五百万港币卖出,他将其中的三千多万元捐给台湾红十字会和法鼓山佛教团体,通过这两个团体支援地震灾区。

对曹兴诚来说,能做出卖文物的举动十分难得。

他十分喜爱收藏,其藏品之丰盛,几乎都把家里摆成了个小型的“故宫”。

曹兴诚购买了大量的文物,却几乎不往外出售,他说自己的收藏不是为了投资盈利,就只是单纯地喜欢这些东西。

那时的曹兴诚反复提起“两岸和平共处法”,核心内容是:台湾不举行“独立公投”,不排斥与大陆统一。

这个“和平共处法”还要求大陆保证台湾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独派”台湾政府看不顺眼曹兴诚的这些做法,对他屡屡排挤,但那时的他还是会公开发表一些支持统一的言论。

从这些行为举止看,曹兴诚似乎是一位爱国商人,不过,后来他的行为却又推翻了这个“人设”。

2011年,曹兴诚正式加入了新加坡国籍。

在成为一个外国人后,他的真面目就暴露了,原来他一直在支持“台独”。

2022年8月,佩洛西窜访台湾后,大陆在台湾海峡附近展开了一系列保卫国家的军事行动。

曹兴诚公开表示,要捐出30亿新台币来对抗解放军。

该言论被媒体曝光后,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表示:“我们为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所采取的一切必要行动……”

关于曹兴诚的言论,马晓光做出这样的评价“曹兴诚的所言所行歪曲基本事实,疯狂攻击抹黑大陆,为‘台独’势力和外部势力张目,代表不了台湾工商界,更代表不了广大台湾民众,注定枉费心机。”

前后言论反差如此之大,曹兴诚真实动机尚不可知。

有人认为,他的这些行为就是为了利益。

十几年前他需要与大陆做生意,为联电开拓市场,现在的他已经离开联电,成为新加坡人,不用担心得罪大陆,因此才会肆无忌惮地发表错误言论。

这样随时可以转换的“爱国人设”可真符合他的外号“曹公公”。

曹兴诚能接受这个外号,除了在联华电子内部树立起一个平易近人的形象外,应该也有他自己看重的“公公”的特质——那个“奸”字,说好听一点就是审时度势,始终维护好自己的利益。

他以前在台湾做生意的时候就有人说他是生意场上的“枭雄”,曹兴诚很满意这个评价,他喜欢那种杀伐决断的气魄和搅弄风云的野心。

不过,他似乎没有认清一件事:两岸统一是历史必然,任何人和势力都不可能逆历史潮流而行。

只是希望还有人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毕竟,扬言捐出三十亿对抗解放军的曹兴诚已经是个新加坡人了,一旦两岸形势紧张,他或许还能置身事外安度晚年。

不过,那些执迷不悟、坚持“台独”的、还在台湾岛内的人可就不好说了。

曹兴诚崇拜曹操,自认为其后人,也想做当世之枭雄,可他忘了一点,曹操并不是只有一个“枭雄”的名号,他结束战乱,安定中原,统一中国北方,为北方的生产发展创造了一个稳定和平的环境,令黎民百姓无不称赞,也为后来的大一统奠定基础。称得上一位英雄。

然而,今天的这位“曹操后人”可没有这样的格局,他在需要祖国时,就能卖心头好捐款,不需要祖国后,就发表分裂言论。

或许这位喜好读史书的商人只是看到了他人评价曹操的一个“奸”字,这个字好学,曹兴诚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可曹操的格局与家国大义,这位“曹操后人”却似乎并没有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