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最后一战,制止中国花1400亿为超大对撞机买单

很难想象什么样的物理学工程居然要花费高达1400亿的资金投入,答案就是超大对撞机的研制开发

超大对撞机

就在大部分人都支持这项工程的建造时,年过90的老科学家站了出来,阻止中国花1400亿为超大对撞机买单,打出了自己在物理界的最后一战,为什么?这个老人是谁?

超大对撞机

超大对撞机其实就是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简称CEPC,在此前,国外有关CEPC的研究当中,已经投入到小型的CEPC研制工作。

中国的CEPC构想在2012年提出,不少物理学家们想跨越小型CEPC的研究,直接花费重金建造一个大型的CEPC

超大对撞机

项目最初的预算是在100亿左右,随着CEPC研究工作的进展,这个预算直接被拉到了1400亿之多。

要知道,世界级工程三峡水电站的静态投资也不过900亿人民币,CEPC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工程,要如此高的预算?

CEPC属于高能物理学研究,被用于发现希格斯粒子以及研究高速粒子加速器

2012年欧洲,当对撞机进行工作之后,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相似的粒子,由于无法确定其质量,暂时无法确定这就是希格斯粒子。

希格斯粒子

更大型的CEPC能够为科学家提供一个研究希格斯粒子良好的环境,科学家可以通过机器获取粒子准确的数值,是人类认识物质世界的重要装置。

我国在预建设CEPC之前,一直运用的是1984年建造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进行研究,由于当初技术水平有限,该机器研究能力有限。

随着机器的老化,以及希格斯粒子研究的进一步需要,不少科学家提出建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CEPC。

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

不少科学家认为正在崛起的中国拥有世界顶级的科学研究中心,如此强悍的科技实力应当配备一台CEPC机器。

一旦CEPC方案建成,中国的物理学将会引领全球,同时带动真空、电子、计算机网络等几十个领域的进一步发展。

为了能够得到更多人的支持物理学家们共同组织了一场有关CEPC项目的研讨会,会议上杨振宁表示自己强烈的反对。

杨振宁果断提出反对

倔强的杨振宁

此前,杨振宁是一直反对中国建造CEPC的,杨老作为中国顶尖的科学家,在物理学当中相当有权威,CEPC项目一直还在构想当中未能达到落实,当中就是有杨老的反对。

这次,杨老来参加研讨会,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杨振宁想通了,可是在杨老会议上的一通发言,直接给众人泼了盆冷水

“是的,高能物理,盛宴已过”这是杨老在研讨会上,面对一位学生质问时候的回答。

杨振宁是中国顶尖科学家

该学生是隶属中科院,CEPC方向的研究生,学生站起身很直白的问道:“CEPC能不能建”

杨老摆摆手,一字一句清晰地表示,绝不可能

欧洲此前花费50亿欧元(大约350万人民币),建造出了一台小型CEPC,欧洲还在策划建造一台大型的CEPC,第一阶段的初步预算在90亿欧元(大约630亿人民币)。

小的东西毕竟有限制,在很多大型的粒子研究项目当中,小型CEPC无法很好发挥作用

CEPC功能受大小限制

时任高能物理学研究所所长的王贻芳就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中国应该直接建造一台大型的CEPC。

王贻芳表示,中国的科学技术条件已经十分成熟,国力强盛,即使没有小型CEPC建造经验,中国完全可以建造一个大型的CEPC。

杨老给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大型的CEPC预算就像是无底洞,1400亿究竟够不够用都是一个未知数,美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型CEPC是无底洞

1989年美国扬言要建造一台世界上最大型的对撞机,当时的经费预算投入是35亿美元。

没想到的是,在研究过程当中,对撞机项目实在是太烧钱了,35亿美元的研究经费很快亏空。

当时的科学家们为了让项目继续进行下去,到处演讲宣传大型CEPC对美国的重要性,最终博得了55亿美元的经费。

可是没用多长时间,55亿美元的经费也被迅速消耗,前前后后一共消耗了90亿美元(大约630亿人民币)。

强子对撞机十分烧钱

当时的90亿美元的物价,换算到21世纪初期几乎有着1000亿人民币左右

没有办法,科学家们只有厚着脸皮再去向政府申请经费,政府对前来的科学家们问道:“如果再追加30亿美元的经费,大型CEPC能建造成功吗?”

在场的所有科学家都沉默了下来,显然科学家们没有信心能够在最后的30亿美元当中落实项目。

最后,政府宣布停止了超大型CEPC的研制工作,之前拿出的90亿美元预算也全部打了水漂

超强对撞机需要大量经费

在前车之鉴面前王贻芳同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相比较其他国家,中国现在的CEPC研究领域尚浅,急需一个破冰的项目。

欧洲在CEPC研究实验当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经过百亿次的实验,终于是有所成功。

中国在科研领域不能落后,凡是必有风险,但中国的大型CEPC项目落成之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好处

针对所有人的疑问,杨老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贻芳仍希望建设

反对的理由

首先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点,大型CEPC的研究投入实在是太大,对于中国目前来说是承担不起的,

从社会发展来看,中国经济虽然在世界上领先,可仍旧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要更多地投入到教育当中,培养更多的科研人才。

而当前科学研究领域,最缺乏的也是优秀的人才,等到中国科研人才储备充之后在开启CEPC研制的项目也不迟。

培养人才更加紧迫

而且大型CEPC项目研制失败的后果,也是中国目前的经济状况难以承受的。

要知道,中国的经济每年在各个领域当中的投入并没有出现富足的情况,也就是说1400亿的预算是国家省了又省才能省下来的经费。

可见,如果项目出现要追加经费的情况,很有可能就会出现资金无法供给的可能性,到时候所等待的只能是项目的冻结

投入了如此数量的经费之后,如果没有研制成功,造成经济的损失,将是中国难以接受的

国家难以承受巨大经济损失

其次,CEPC项目只不过是物理学领域当中的一部分,目前还有更多的物理学领域等待经费进行研究。

CEPC项目的开启势必会出现资金重心偏向的情况,即便是CEPC项目落地成功,其他物理学领域很有可能会前进的十分艰难,不利于物理学整体的发展水平。

最后就是大型的CEPC谁也没有研制成功过,到底效果好不好只是理论阶段的东西

杨老就认为,即便是依靠着1400亿人民币的经费研发出了大型CEPC设备,这台设备产生的价值也是不值这款巨资的。

CEPC只是物理学的一部分

杨老就在会上直接说到:“大型CEPC对人类影响短期之内不会有,三十年,三十五年内不会有,我相信绝大多数物理学家都赞同我说的这句话”

而且在后续设备的维护工作,以及设备的运转实验上,也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那么这笔资金又该从何而来呢?

最关键的是,目前中国对CEPC的研究,可以说是经验欠缺,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聘请国外专家的协助。

资金十分重要

如此重要的物理学领域研究,本就应当由中国人全权负责,一旦外国人接触项目,很有可能出现数据泄漏的危险。

而且外国专家会不会拼尽全力地工作,这又是一个问题。

综上,中国的大型CEPC的项目可以先进行构想,但想要申请预算经费展开项目,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杨老表示,等待的时间不会太长,中国有能力有信心在短时间内达到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