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不歸路,烏克蘭或用領土換取軍援,西方政客提出領土割還方案

欧洲媒体发布了一篇报道,其中就明确表示,基辅已经同意西方的“对等租借法案”,这意味着乌克兰未来将被迫用领土换取北约提供军事援助,未来的乌克兰将面临被肢解的风险。

 

继上个月下旬,美国宣布价值30亿美元的对乌军援方案后,如今再度决定向乌克兰提供价值6亿美元的武器装备。白宫方面甚至表示,乌克兰打算打多久,美国就会支持多久。常言道无利不起早,美国真金白银的投入并不是为了“民主和盟友”,或者所谓的维护联合国宪章精神,否则中东地区就不会有那么多战争,南联盟也不会在北约的狂轰滥炸下解体。美国这样做,不过是有着他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已。

对于美国来说,当下美国内以及国际上,均面临着严峻考验。在国内问题上,美国正面临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危机,需要大幅度加息以抑制通膨,如果在此期间美元不回流,美国就无法通过收割其他国家,来解除自身的经济危机。而俄乌冲突极大地刺激了欧洲地区的资金逃往美国,所以美国乐于看到俄乌冲突的爆发,并期望冲突能够长期化,至少在中期大选之前不能结束。

 

在国际上,美国面临自身霸权地位崩塌的困境。在美国眼中,中俄都是能够威胁到自身霸权地位的竞争对手,但以美国如今的实力,已经无法同时与中俄直接对抗。如果俄罗斯能够再次解体,美国就可以将更多精力用于遏阻中国崛起。而俄乌冲突的爆发,成功将俄罗斯拖入了战争泥潭,同时还削弱了欧洲的整体实力,遏制住了美国在经济上的另一个竞争对手。

除上述利益考量之外,美国乃至部分北约国家有可能还看中了乌克兰领土。今年5月份,拜登按照二战时期“租借法案”的思路,出台了“对乌租借法案”。对于乌克兰来说,虽然可以依靠这部法案获得来自美国的先进武器,但也需要为这些武器买单。美国的武器装备向来都不便宜,苏联当初在二战时获得大量来自美国的弹药武器,为此直到2006年,这笔债务才被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还清。

 

以乌克兰如今的经济状况,连维持国家正常运转所需资金都存在巨大缺口,更没有多余的钱来支付租借美国武器装备的费用。而且就算俄乌冲突结束,乌克兰也难以吸引外资,经济很难取得发展。所以留给乌克兰的选项只有一个,卖国有资产,包括国有企业、自然资源乃至领土。

本月第一天,泽连斯基政府已经宣布再次开启私有化进程,最后剩下的一批乌克兰国有企业正遭转卖。但国有企业是有限的,如今已到了被卖光的一天,而自然资源也是如此。当这些值钱的都全部售出后,乌克兰唯一剩下的且值钱的就只有土地了。

 

按照欧洲媒体的报道,美国将让乌克兰用领土来偿还债务,并利用这些领土修建军事基地,进一步巩固自身在欧洲的地位,并持续对俄罗斯产生威胁,将俄罗斯与欧洲隔开,阻断俄欧互利发展,这样更利于美国在欧洲施加影响力,同时打压竞争对手,维护自身霸权地位。

而谋夺乌克兰领土的国家中,美国并不算最积极的那个,波兰等周边国家从战争开始起,就一直在谋划夺取乌克兰领土。罗马尼亚前外长马尔加如今更是毫不忌讳的,道出了周边部分国家的真实想法。他表示乌克兰应该将原本属于俄罗斯、罗马利亚、波兰以及匈牙利的土地割还,具体方案为外喀尔巴阡割还给匈牙利,加利西亚割还给波兰,布科维纳割给罗马尼亚,顿巴斯和克里米亚割给俄罗斯。因为在他看来,乌克兰现有的领土边界是存在争议的,当初苏联将属于这四国的领土划分给乌克兰,这才有了乌克兰现有的边界。

 

确实,历史上的乌克兰领土并不包括如今的很多地区,比如顿巴斯地区和克里米亚过去就是俄罗斯领土,乌西部分则是隶属于波兰,乌克兰有如今的领土规模得益于苏联的划分。这也是为何俄乌冲突开始后,普京明确表示底线是要拿下顿巴斯地区。而波兰则一直对乌西部分虎视眈眈的原因。

过去的200多天里,借助战争,不仅美国让乌克兰欠下了大笔债务,周边国家如波兰也是让乌克兰欠下了大笔债务,甚至上个月还逼迫泽连斯基将国家税务数据全部移交波兰管理,甚至泽连斯基还签署了一项授予波兰公民在乌特殊法律地位的法案,由此可见波兰的野心昭昭。另外,波兰还为自己接手乌西部分做好了军事和法理上的准备。

 

军事上,自俄乌冲突爆发后,波兰就集结了大量军队部署波乌边境,至今仍是随时处于待命状态。在法理上,波兰过去几个月旧事重提的,将二战时期波兰民众遭乌克兰反抗军屠杀的“沃伦惨案”,拿出来指责乌克兰政府。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沃伦在二战前是波兰领土,之后被乌克兰占据,重提沃伦惨案就是在提醒波兰民众和国际社会,沃伦乃至乌克兰西部过去属于波兰,拿回来合情合理。

 

其实这一点,乌克兰国内也有着清醒的认知。比如乌克兰前议员就表示,波兰总统杜达的梦想就是,夺回利沃夫,载入波兰史册!

但乌克兰清楚归清楚,但如今身处战争漩涡,无法摆脱,即使知道也只能按照别人预设好的路,硬着头皮走下去。因为如今的乌克兰已被美西方推上不归路,早已没有后退的余地。不仅国家如此,泽连斯基政府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