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丘吉爾」被處決,「歐洲的丘吉爾」也沒有好下場

美國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重申「除掉普京」。他說,烏克蘭戰爭結束的唯一方式是俄羅斯「崩潰」,有人「除掉普京」。

格雷厄姆長期以來推動在俄羅斯實行政權更迭。此前曾因呼籲暗殺普京而遭到強烈抗議。他在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美國國會發表慷慨激昂演講的當天,在福克斯新聞(Fox News)上發表了上述評論。

他說,「這場戰爭將如何結束?」「當俄羅斯崩潰時,他們把普京趕下台。如果做不到,戰爭就會繼續。」「我們參與其中是為了贏得這場戰爭,而贏得這場戰爭的唯一方法,就是打敗俄羅斯軍隊,或者讓俄羅斯的某個人除掉普京,讓俄羅斯人民重獲新生。」

格雷厄姆在社交平台寫道,「在反擊俄羅斯的問題上,我們需要全力以赴使用工具箱裡的每一個工具。把俄羅斯定性為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是對普京政權的恰當標籤。」

格雷厄姆的觀點是獲得美國政界歡迎的主流觀點,只不過他敢於公開表達罷了。

美國總統拜登也有過類似的觀點。3月26日,拜登在波蘭首都痛指普京形同「屠夫」,他表示,普京發動的對俄戰爭,戰略上已完全失敗,「看在上帝的份上,這個人不能繼續掌權」。

這句話後來引起異議,拜登告訴記者,「我不會收回」,「我也不會道歉」。

普京是俄羅斯的靈魂和核心。如果普京被「除掉」,美國將會很高興,也願意在俄羅斯安插一個像澤連斯基那樣的領導人。英國和美國的多家智庫表示,西方的目標是把俄羅斯分成26個部分。把食物切成一小塊後,消化起來就容易多了。

西方很少有人譴責格雷厄姆的言論。似乎很少有人認為他的威脅是不道德的、殘酷的和中世紀的。美國通過赤裸裸地使用暴力、謀殺和制裁處理問題是美國的新常態。從軍事化的國內警察到訓練有素的殺手被派往國外,美國正在建造一個全面的全球控制體系的帝國大廈。

相反,我們擔心的是澤連斯基命運。

61年前,吳庭艷領導南越。美國全力支持吳庭艷和南越並給予大量軍事援助。1961年美副總統約翰遜訪問越南時告訴吳,他是美國「必不可少」的夥伴。還稱他為「亞洲的丘吉爾」。

僅僅兩年後,吳庭艷在CIA支持的政變中被處決。

現在,澤連斯基被美國稱為「歐洲的丘吉爾」。CNN評論稱,「澤連斯基的到來將讓人想起81年前的周四,也就是日本偷襲珍珠港幾天後,英國首相丘吉爾抵達華盛頓時的情景。那次聖誕訪問,鞏固了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並建立戰後民主世界的聯盟。」

跟美國交朋友是很危險的,經常丟命的。薩達姆、卡扎菲和拉登,曾經都是美國的好朋友,都被美國處決了。對傀儡,美國一向是聽話就扶植,不聽話就幹掉。

許多美國政客都是毫無歉意的精神病患者,他們渴望通過謀殺、轟炸和制裁來解決地緣政治問題。這個「不可或缺的國家」認為,經過適當的宣傳和妖魔化,它可以sha死任何它想殺的人。

既使美國「除掉普京」,但改變不了什麼。他們永遠不會意識到,如果梅德韋傑夫或者其他人上台,情況可能會更加嚴峻。俄羅斯依然存在,這才是美國真正的問題所在。他們必須明白,他們不能像對烏克蘭、伊拉克、敘利亞、 利比亞和伊朗那樣,僅僅因為他們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就改變政權。

讓我們換位思考。想象一下,如果一位俄羅斯高層政治家宣布必須「除掉拜登」,也許就像肯尼迪一樣。美國會有什麼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