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讓美國危機四伏!副總統收到「聖誕禮物」,但滿臉愁容

美國,這個曾經被外界視為一個充滿自由氣息的國家,如今卻顯得「寒氣逼人」,即便是聖誕節溫暖的節日氛圍,也無法打破美國民眾精神和肉體上「拔涼拔涼」的感覺。為何美國2022年的聖誕會過得如此寒冷?除了美國聖誕節前夕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北極寒潮」影響,美國越演越烈的「移民熱潮」也讓全美上下感到本土正在遭受「外來物種的侵略」,以至於聖誕夜當晚,美國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官邸外,還出現了被共和黨人作為「聖誕禮物」(政治武器)的百餘名拉美移民。

據西方媒體最新消息顯示,從2021年到2022年,美國國際移民淨人數,即進入美國的人數減去離開美國的人數的淨值為100多萬。而共和黨與民主黨在移民政策制定上政見的長期不和,也最終導致了共和黨人一怒之下,向民主黨人主政地區移送大量移民的奇葩現象。顯然,不論美國民眾以什麼樣的眼光來看待國內越來越多的「外來群體」,這些人能夠獲得美國「正式公民」待遇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在這個聖誕節,迎接他們的也只有刺骨的寒風和政府的冷眼。

1、哈里斯官邸不是美國移民「終點站」,深層次社會問題依然存在。

自由民主,向來都是美國及西方標榜其制度「先進性」的慣用口號。但事實上,美國及西方的「自由民主」並不包含那些遠道而來的「外來人員」。而對於那些自美墨邊境進入美國的偷渡人員,他們受到的待遇則更為悲慘。因為據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2022財年的數據顯示,美邊防巡警這一年來共計攔截近240萬非法入境者,為歷年來最高,其中至少有853人在穿越美墨邊境過程中喪命,實際的死wang人數可能更高。同時,美國人口普查局上周四(12月22日)公布的估計顯示,美國人口今年足足增加了120萬,大部分是因為國際移民。

2022年美國移民人口,比前一年37萬6029的國際移民人數也增長了168%,每個州來自海外的居民都有淨增。雖然這些移民各個都懷揣着對未來新生活的美好幻想來到了美國的土地,但美國當局及民眾顯然並不希望這種「物種侵襲」現象在本土愈演愈烈,這才有了後來上百名移民於聖誕節前夜被送到了副總統哈里斯官邸外、前總統特朗普於聖誕節當天發出「美國正從內部死wang」呼聲的一幕。

依照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給出的說法,12月24日當天共有五輛載滿移民的大巴,被共和黨人從德克薩斯州(Texas)送往了民主黨人主政地區,其中最先抵達的兩輛車上的移民被送往了華盛頓當地的庇護所,後三輛車則停在了副總統卡哈里斯的官邸外。對於聖誕前夜國家首府上演的「政治鬧劇」,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認為這只不過是「德州官員與拜登政府就移民政策鬥爭不斷升級的表現」,而這些bao露在美國嚴寒下的境外移民,也進一步成為了兩黨鬥爭下的「政治難民」。

那麼,究竟是誰如此膽大妄為,竟然在未經相關部門授權的情況下就私自開通了國內「移民專線」呢?對此,美國各大媒體紛紛將矛頭對準了德州共和黨籍州長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作為一位曾經將移民「甩」到哈里斯家外的「慣犯」,阿博特擁有着極為豐富的將移民作為政治武器的「犯罪前科」,就連美國白宮也得出了相同的觀點,將此次事件的責任歸咎於阿博特,白宮發言人阿卜杜拉·哈桑(Abdullah Hasan)還專門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阿博特州長在平安夜沒有與任何聯邦或地方當局協調的情況下,將兒童遺棄在冰點以下溫度的路邊。正如我們一再說過的,我們願意與任何人合作,無論是共和黨人還是民主黨人,尋求真正的解決方案。這些政治遊戲沒有任何結果,只會把生命置於危險之中,這是一種極為『殘忍、危險和可恥』的政治噱頭。」

同時,向移民提供救助的人道組織「SAMU First Response」主管塔蒂亞娜·拉博德也對外表示:「大客車搭載110名至130名進入美國尋求避難的偷渡客。這些車輛原定於25日抵達紐約,但由於北方的大雪,大巴改變了路線,停在了華盛頓。」而另一家在現場援助移民的組織「Migrant Solidarity Mutual Aid Network」的志願者艾米·費舍爾也指出:「我們早前從德州邊境的一個非政府組織那裡得到消息,因此為24日晚上抵達的移民做好了準備。這些移民來自厄瓜多爾、古巴、尼加拉瓜、委內瑞拉、秘魯和哥倫比亞等地。我和其他幾個人就在現場,真是太冷了。當時氣溫只有15度左右,但許多移民卻只穿着T恤或輕便運動衫。」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美國因大量移民而導致的深層次社會問題,並不是聖誕節前後才發生的,這個曾經在外人眼中的「天堂國度」,現在已儼然成了移民群體的「人間地獄」。

2、前總統特朗普稱「美國正從內部死wang」,移民問題成為國內焦點。

倘若美國成為了海外移民的「殖民地」,那麼美國還能被稱之為「自由民主」的國度嗎?對此,向來「排外」且作風強硬的美國共和黨人,一直都在努力構建美墨邊界圍欄(Mexico–United States Barrier),共和黨籍前總統特朗普更是於任期內積極踐行圍欄擴建工程,將其升級為了舉世聞名的「特朗普牆」(Trump Wall)。但在2021年1月20日現任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及民主黨人上台後,特朗普及共和黨人這一野心勃勃的計劃便遭到廢止,這也成為了後來兩黨間移民政策問題上矛盾尖銳的根本原因。

根據阿博特辦公室給出的移民數據,截至12月22日,已有8700多名移民從德州邊境被送往華盛頓特區,另有6520人被送往紐約、芝加哥和費城。事實上,早在今年4月,德州州長阿博特就開始將移民送往東海岸民主黨城市,以迫使拜登政府解決邊境移民亂象。除此之外,其他共和黨州長,包括亞利桑那州的道格·杜席(Doug Ducey)和佛羅里達州的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也向紐約和首都派出了「移民巴士」,並意圖通過這一行為變相告誡美國民眾:「倘若美國邊境真如民主黨人所說的那樣安全,那麼現在國內與日俱增的這些外來人員又是什麼?既然他們執意要堅持自己『偽善』的移民政策,那就要做好給自己『擦屁股』的政治覺悟。」

而之所以美國副總統哈里斯的官邸會淪為移民的「收容所」,則是因為作為解決邊境移民問題主要負責人的她,在今年9月公然嗆瞎共和黨人稱美國邊境是「安全的」,這純屬「病從口入、禍從口出」。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2月20日聖誕節前不久,已開通「哈里斯移民專線」的阿博特還致信拜登總統,提醒其美國邊境正上演着比「極地寒潮」更為可怕的的「移民潮」,並在信中明確表示:「德州的城市已無法收容不斷湧入的墨西哥移民,而即將到來的寒冷天氣又增加了移民『在城市街道上被凍死』的風險。你們必須承認,目前德州邊境社區的這場可怕危機,是你們自己造成的災難!」

正所謂言必信、行必果,此前已向拜登政府發布了「最後通牒」的共和黨人,現已果斷的向副總統的家門口,以及民主黨人主政的各大城市送上了聖誕節「節日的祝福」,而曾經於今年8月8日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特工「開門送祝福」,導致自己位於弗羅里達棕櫚灘的海湖莊園(Mar-a-Lago)的宅邸慘遭調查的前總統特朗普,也在聖誕節當天一雪前恥。

根據美國《新聞周刊》提供的消息,特朗普在12月25日於社交賬號上發表的聖誕致辭中猛烈抨擊了拜登政府在管控境外移民上的不作為,並在文中明確指出:「在這個非常寒冷但美麗的聖誕節,我們不妨看看美國現在的南部邊境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共和黨執政時美國曾擁有的『歷史上最安全的邊境』,如今卻上演着一場又一場的『恐怖秀』創紀錄數量的移民以從未見過的速度湧入美國,其中許多是慣犯(包括殺手、人販子和毒販)。毫無疑問,這些移民正在從內部導致着美國的慢性死wang。」

為了能夠有效驅逐美國的這些「不速之客」,特朗普政府早在2020年就曾出台「第42條邊境條款」政策,該政策允許美國當局以防範新冠疫情為由,對試圖跨越陸路邊境進入美國的移民實施集體驅逐,而無需對他們的具體情況和保護要求作單獨評估。但隨着這一條款於今年12月21日到期,拜登政府直接將政策轉向「第8條邊境條款」,即允許政府受理移民庇護申請,並給予符合條件的移民合法身份。在此之前,共和黨各州官員曾多次要求對「第42條邊境條款」進行延期,但美國哥倫比亞特區巡迴上訴法院卻在12月17日駁回了這一請求。

12月19日,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又直接宣布暫停執行上訴法院的裁決。除此之外,拜登政府還於不久前恢復了扶持難民與移民的工作組,該工作組最初於2014年在奧巴馬政府期間成立,旨在通過語言學習、勞動力培訓和財務教育項目幫助移民融入美國,但在前總統特朗普上任不久後便被一度叫停。顯然,在共和黨人眼中,拜登政府就是故意在和他們「對着幹」,而聖誕節前夜出現的「移民大巴」,也不過是兩黨內鬥的冰山一角。

副總統哈里斯聖誕夜收到「三車移民」,前總統特朗普稱「美國正從內部死wang」。在特朗普任內,「特朗普牆」只建成了約700公里,其中大部分是替換原有的邊境隔離設施,少數是新建的牆體,這距離美墨長約2000公里的邊境線而言顯然收效甚微。由於近期通過美墨邊境偷渡進美國的移民越來越多,得克薩斯州邊境城市埃爾帕索(El Paso)市長奧斯卡·萊塞(Oscar Leeser)已於12月17日宣布該市進入緊急狀態,以阻止美墨邊境大批移民的湧入。根據該市公布的最新數據,過去一周,美國邊境巡邏人員在被稱為埃爾帕索區的268英裡邊界範圍內平均每天要審查2400多名移民,與10月份相比增加了40%。

而在12月21日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中,萊塞還表示:「美國邊境難民問題已引發人道主義危機,我們呼籲美國兩黨共同努力解決問題。這不只是埃爾帕索的問題,這個問題的影響範圍超越埃爾帕索甚至是整個美國。我們必須和聯合國合作,和其它國家合作,制定一個對於每個人來說具有人道主義意義的計劃。」自2021年1月以來,美國非法移民過境人數激增至歷史新高,由於埃爾帕索位於得克薩斯州的西南角,與墨西哥華雷斯隔河相望,因此在最近幾個星期,該市已淪為美國邊境危機的重災區。而共和黨人近日之所以會進一步加大向民主黨主政地區運送移民的力度,背後原因也顯然並不是兩黨內鬥這麼簡單。說到底,美國只注重本國經濟發展,忽視了對南美地區的經濟扶持,才是如今南、北美貧富差異加大,南美移民紛紛湧向美國國內的深層次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