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挑撥離間;澳媒:澳洲的威脅不是中國是美國

據上觀新聞報道,中澳關係關係轉暖,似乎打翻了日本的「醋罈子」。日本駐澳大利亞大使山上信吾在當地媒體上撰文,一方面跟澳大利亞套民主價值觀的近乎,另一方面企圖挑撥中澳關係。

山上信吾在文章中說,「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是日澳以及整個國際社會的根本利益。他還將中國實施反傾銷比作「經濟脅迫」,並聲稱日本在2010年也受到類似的「脅迫」。對此,有分析認為,山上信吾上任以來不斷強調日澳之間的相似性,同時放大中澳之間的差異,這是在逼迫澳大利亞跟中國「硬剛」。

山上信吾為何表現得如此氣急敗壞?澳大利亞與日本一樣,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挑釁中國的「哼哈二將」。現如今,澳大利亞在對華政策上的轉向,對日本來說,是亞太地區少了一個「志同道合」的反華國家;更重要的是,日本突破和平憲法擴充軍備的舉措,將有可能會因此少了一個支持者。

日本近年來一直積極尋求與澳大利亞建立「准聯盟」關係,實現具備對他國侵略能力軍事實力的野心,勢必會遭到來自中國的強烈抵制。所以,日本拉攏澳大利亞的目的,就是企圖在亞太地區增加一股制衡中國的力量,減少自身擴充軍力的風險。

日本在不斷渲染中國所謂「經濟脅迫」的同時,還積極配合美國渲染所謂「中國軍事威脅論」,其主要目的無非就是試圖讓澳大利亞人相信,中國的「軍事和經濟霸權」對澳大利亞「構成威脅」,堪培拉想要避免在經濟和安全領域上遭到「脅迫」,就得繼續與美日同盟同穿一條褲子。

但與日本逼迫堪培拉跟中國「硬剛」論調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上觀新聞援引專家的話說,中澳關係「觸底反彈」的趨勢令澳大利亞教育界和工商界倍感振奮。公開數據顯示,自中澳關係緩和之後,超過15萬名中國留學生登陸澳大利亞,占全澳留學生總量的26%,穩居第一位。

另外,澳工商界近期熱議的話題,是「首席執行官代表團」何時啟程前往中國。有澳媒預測,來自金融、礦產、農牧、航空和貿易等各個領域的澳優勢行業主要企業負責人都會踴躍報名。顯然,隨着中澳關係的回暖,兩國之間的商貿合作也將隨着升溫。這一種趨勢,絕非個別日本外交官,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可以改變的。

中國被國際經濟界視為澳大利亞「經濟後花園」,由此可見雙邊貿易對兩國的重要性。而且,中國與澳大利亞沒有地緣政治矛盾,兩者之間根本就沒有發生衝突的動機。相反,越來越多的澳大利亞人,都把美國視為最危險的國家。據環球網28日報道,澳大利亞「珍珠與刺激」網站發文稱,如果澳洲沒有屈從於美國,中國的所謂「威脅」基本不存在。

美國拉攏澳大利亞,為的就是增加在亞太地區對抗中國的幫凶。澳大利亞若是繼續充當美國反華代理人,與中國發生戰爭的巨大風險就會出現。由此可見,澳洲是否與中國和睦相處,關鍵是堪培拉是否有獨立自主的外交和軍事政策。按照澳媒的說法就是:澳洲的最大軍事風險,就是被牽着鼻子走入美國與中國的戰爭。

澳大利亞前總理莫里森就是依賴美國的建議,把國家交給美國指揮,成為其對抗中國的前沿陣地。中澳關係持續惡化的結果,就是澳洲面臨更多的安全風險,該國很多商品在華市場,拱手讓給美國相關企業。對澳大利亞而言,緩解對華關係,恢復中澳正常的經貿和投資關係,才是阻止本國商品在華市場份額遭到搶奪的最好辦法

時值中澳建交50周年之際,澳外長黃英賢訪華,說明堪培拉有改善其對華關係的善意。中澳關係改善,受到刺激最強烈的就是美國和日本。所以,山上信吾在澳媒刊文,鼓吹「日方希望與澳方進一步加強准同盟關係,以應對印太地區與中國相關的風險」。

山上信吾的主要意圖就是想告知澳洲,中國是日澳「共同的威脅」,並希望澳洲繼續留在美日陣營中跟中國「硬剛」。然而,中國能夠給予澳大利亞的,日本和美國卻不能。所以,澳媒在報道中告訴國民,對澳洲而言,最危險的國家不是中國,而是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