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当局延长兵役是美国方面的要求,台湾当局服务什么人不言而喻

27日下午3时许,蔡英文在记者会中亲自公布所谓“强化全民国防兵力结构调整方案”。她宣布,经评估与检讨,决定从2024年起将义务役从现行的4个月延长至1年,适用对象为2005年1月1日以后出生的役男。

自2003年起,台湾当局通过推行”募兵化”来逐年增加志愿役兵在台军当中的占比、并逐年缩短义务兵的服役时间。到了2018年,台军的志愿役兵已高达81%,而义务役的服役时间也从2到3年缩减到四个月的军事训练,台军同时对义务役实施每年为期2周的”教育召集军事训练”,直到满36周岁之后才正式除役。

“募兵化”的核心逻辑在于,用更高的技术优势来平抑防务成本,用大量的士官队伍去支持高技术、相对小规模的技术型武装力量。这在台海格局中,特别是在台湾地区尚有技术优势的时期,是比较合理的。

不过就现在而言,小而精的专业士官根本经不起消耗,特别是大陆军事技术优势已经很明确的情况下,现有的规模跟解放军拼消耗那纯粹是痴心妄想。而大量经过“义务役”简单训练的士兵,事实上也根本不堪大用,特别是“洪仲丘事件”后,“义务役”的训练水准进一步下滑。当然,“洪仲丘事件”的背后也是民进党利用对岸武装力量内部早已有之的“国军习气”自己煽风点火的结果。

从根本上来说,对岸武装力量的技术优势已经不复存在,而“防务”就根本无从谈起,既没有规模又没有质量,要“抗拒统一”根本没有可靠性。而在俄乌冲突的“启发”下,美国方面对于台湾当局的“防务战略”其实已经转变为更现实的策略,即用台湾岛拖住解放军的进攻速度,为美军“驰援”争取时间。由此,美国不需要一支“小而精”的“台军”,而是要一支规模庞大、可以用肉身消耗解放军战斗力的肉盾。这需要大量的可以填线、可以消耗的步兵,如同现在的乌克兰军队一样。因此,台湾当局本质上就是要动员更多的“炮灰”,以此作为美国利益延伸的工具。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当局当然要延长“义务役”,否则对岸就没有足够的兵员可以当“炮灰”去填线、去巷战,去为美国争取时间。但是,要延长“义务役”这需要增加拨款,拨款就会挤占更多的财政,挤占更多公共服务。在政治上,这是非常不利于选举政治的,既要折腾选民,又要降低选民的福利,结果很显然。

所以,预计之后台湾当局会有进一步挑衅的举动,要用“战争边缘”的方式去争取选民的“自我牺牲”,从而避免既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吃草的矛盾。我们对此要特别注意,这点很可能会发生,预计新的挑衅已经在酝酿。

现在对大陆访台人员进行强制核酸检测,很可能就是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