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维州人到底做了什么使新冠疫情越来越糟糕?看完这个你就明白了

在昨天惊人的723例之后,今天维州又录得627例新增确诊,使得全州的确诊总数正式破万,死亡人数达到112例。

这些数字在一个月前都是难以想象的,那么到底为什么维州的疫情会走到今天的局面?

1/4新冠确诊人群竟然还在到处跑?

维州人到底做了什么使新冠疫情越来越糟糕?看完这个你就明白了

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维州州长明确指出:经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中大约有四分之一没有在家中进行适当的隔离。

周四,敲门小组发现,超过130名本应在家的人没有在家

目前这些挨家挨户追踪确诊病人的小组人数已经扩大到34个三人小组。

维州州长表示:“你感染了这种病毒却不在家,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称,有“太多人”会在生病时坚持上班,而非在等待检测结果期间待在家中,这被称作造成维州新冠病毒传播的“最大推动力”。

州长说,这个问题在老年护理机构中尤为普遍。

悉尼大学的社会科学家莱斯克(Julie Leask)专门研究风险沟通和护理,她表示,不愿求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的经济状况。

“例如,对临时工来说…确诊后的隔离可能意味着失去工作、未来获得排班的机会减少以及巨大的财务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很容易把喉咙发痒的症状合理化成只是小感冒。”她说。

也有人认为养老院的疫情爆发有其根本的原因:

维州人到底做了什么使新冠疫情越来越糟糕?看完这个你就明白了

53%的人去做检测后也不隔离

上周,安德鲁在发布会上恳请所有去做检测的人在得到检测结果之前必须自我隔离。

安德鲁斯表示,社区人员做正确的事至关重要。

“我请求所有的维州人,特别是在墨尔本和Mitchell Shire,但这也是对每一个维州人说的,不管他们的工作场所是什么:如果你生病了,即使是轻症,都不要去上班。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做检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等,不要去商店,也不要去任何地方,直到你得到检测结果,如果你是阴性,那么你就可以继续上班了。”

维州政府已经宣布,为接受新冠病毒检测,需要隔离但又无病假可用的职工提供300澳元的援助金。

这包括临时工、合同工和已经用完了病假的人。任何在维州居住的人都可以领取这份援助金- 不是澳洲公民或永久居民也可以领取。

如果您有资格领取这份援助金,这笔钱可以帮助您在等待测试结果期间待在家里。如果您被确诊有新冠肺炎,或者被告知,因为和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而需要自我隔离,您还能领取1500澳元的困难补贴。

维州政府还为有需自我隔离的16岁以下子女的职工提供这份援助金。这就是说,如果您有子女被告知需要待在家里,需要您的照顾,而您不去工作,就会被扣工资的话,

那么您也可以领取援助金。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信息或提出申请,请拨打新冠热线电话1800 675 398 或者登录http://www.dhhs.vic.gov.au/covid-19-worker-support-payment.

蓄意违反封锁规定当做炫耀资本 布莱克来自Warrandyte,周三下午2点左右在Carlton王子大街(Princes Street)上被警方拦停后逮捕。

警方表示,布莱克女士拒绝提供她的名字和地址、执照以及为什么要跨越封锁区域的信息。「在逮捕过程中,警察被迫打碎了这名女性的车窗,因为她拒绝与他们说话,摇下车窗或者走出车辆。」

「该名妇女已因未出示许可证、未出示姓名和地址以及违反首席卫生官的指示,因违反交通法等待法院出庭传票。」 而事实上,这竟然是布莱克(Eve Black)第二次蓄意违反封锁规定被警察拦下。

上一次她还把视频上传网站作为炫耀。

维州警方表示,对不必要和幼稚的行为将不会有任何宽容,而那些做错事的人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墨尔本拒检视频女第二次被拦停 警方破窗逮人说:我们法庭见!

墨尔本女拒戴口罩:有违我的信仰,那是魔鬼的标志!

墨尔本又一名拒绝戴口罩的女子在网上引发热议,这一次她与Woolworths一名员工和警察对干了起来。

周四上午,佐尔金娜(Inessa Zorkina)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发布了一系列视频,视频中她与Woolworths的一名员工就自己拒绝戴口罩而发生争执。

据了解,这名员工事后当场报警。在佐尔金娜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布的其他视频中,她指责警察“伤害她”,在拒绝提供个人详细信息后,她还威胁要“起诉”他们。

当警方询问她为何不戴口罩时,佐尔金娜与警方发生争吵,并告诉他们应去追捕那些“真正的犯罪分子”。

“我是一个自由者,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她说。“法律并没有要求我必须戴口罩,我有自由。” 之前一名女子以“有违信仰和宗教”为由在Kmart 购物时拒绝警察戴口罩的要求。

杰奎 · 邓迪 · 穆勒古怪地声称面具是野兽的标志。

这位女士和她的一个朋友来到这家商店,警察拦住了她,问她是否带着口罩。“这违背了我的信仰,违背了我的宗教信仰,”穆勒女士对试图强制执行强制戴口罩命令的警察说。